MY书楼 > 其他小说 > 叛逆的宇智波 > 第37章 不会嘴遁的宇智波
    你想要成为一个怎样的大人取决于你的选择而不是你血液的颜色

    柒月他们赶到湫身边的时候, 一个穿着白色长袍戴着口罩的男人还在给他注射一管红色的液体。

    另外几个同样装着红色液体的瓶子立在支架上。

    山治觉得那几个试管有些眼熟,“那不是审讯我们之后,抽取的血液样本吗?……那个混蛋, 拿我们的血液样本做了什么?”

    柒月开启写轮眼,看清剩下的瓶子标签。

    用掉的那管血液是路飞的。

    乌涂揭开自己脸上的口罩, “你们怎么找到这里的?”

    地下第三层是他的个人实验室,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许进入。唯一的钥匙现在都还在他的兜里。

    只是, 这些在他看来万无一失的关卡在柒月五人面前形同虚设。

    柒月用写轮眼解开了门口的幻术阵。

    索隆直接斩断了铁栅栏。

    路飞直接用武装色拳头轰穿了钢铁大门。

    没花多久时间他们就来到了这里。

    “这个白衣服的交给我, 你们先过去看看那个小子的情况。”索隆拔出剑,对着白衣服的忍者。

    “凭什么交给你, 难道不是应该让我来……你之前在人鱼岛已经出够风头了吧!”

    “难道要给你吗?色河童!”

    “绿藻头你才是, 明明就是你的原因才让那小子被抓走的。”

    乌涂没有丝毫不安,他正愁手上的血液样本不够,结果血液样本就送上门了。

    他也是之后才听说, 那个绿色头发的男子能够和照美冥僵持半个小时,战斗力完全不输给溶遁和沸遁两种血继限界。

    如果能够用他作为“砧木”, 将其他的血迹限界嫁接上去,肯定会比现在手下的这个样本效果会更好。

    “你们两个都别想走!”

    “你闭嘴!”x2

    索隆和山治同时出击,一人伸腿,一人出剑, 绊住这个白衣男子逃离的脚步。

    “笨蛋绿藻头,你差点砍到我!”

    “明明是你自己不小心……要是这点攻击都躲不开, 还是老老实实当你的厨子吧!”

    趁这时间,路飞拉住床架, 带着柒月和乔巴飞了过去。

    乔巴快速检查了湫的身体状况, 初步推测是输入大量错误血型的血液造成的排斥反应, “那个混蛋,明明是个医生,为什么要这样做?”

    乔巴他们不知道这是要干什么,柒月却猜到了,这是在进行血继限界移植。而且方法极其粗暴。

    为什么?

    自然是为了给村子培养出更强的忍者。

    “你们什么都不懂!”乌涂看向手术桌上面的湫,“我是在帮他实现他的梦想!”

    想要变得更强,总需要付出一些代价。

    只要熬过去,就能变成一个强大的忍者。

    乌涂手上结印,唤醒了昏迷状态的湫。

    湫身上被他注射过一种凶兽的血液,这种血液能够融合帮助他融合其他的血迹限界的力量。

    刚才,他已经往湫的身上注射了那个橡皮人的血液,现在就是检验成果的时刻。

    他操纵着湫,想让他使用出他见到过的伸缩术。

    让他失望的是,湫摔倒在地上,身体疼到满地打滚,挣扎的手指在地上抓出十道裂痕。

    湫的理智尚在,余光似乎看见了柒月的身影,蜷缩着身子想要藏起头掩藏自己此刻的狼狈。

    “看来失败了……算了,让你们见识一下他全新的面貌!”

    随着乌涂的重新结印,湫的眼神失去了光彩,身上的青筋暴起,原本纤细的身体鼓起小山似的肌肉,涨破了白色的病号服。

    他的嘴里长出尖尖的獠牙,手指甲变得又尖又利,野兽一样四肢着地,凶狠地冲着柒月路飞乔巴三人狂吠。

    “我在他的身体里面留下了符咒,他现在只会像一只野兽一样听从我的命令——”

    面对熟识的人,柒月压根就没办法下手。

    但已经兽化的湫完全不管这些,即使他现在呼吸短促、嘴唇发紫,却还是用尽全力朝柒月攻击过去。

    他的速度比柒月想象得还要快,变异的手擦过柒月的头发插进墙壁。

    “橡胶回旋踢!”

    湫被踹到了墙里。

    索隆的刀砍向乌涂脖子,“也就是说,只有解决掉你,他才有可能恢复正常!”

    虽然他不太喜欢这个剑术不怎么样的小子,但比起眼前这个只知道杀戮的野兽,还是作为人的他稍微顺眼一些。

    “要是你们杀了我,就没有人能够解开他身体里面符咒,他一辈子就只能像一只野兽一样活着。”

    乌涂嘴角勾起,这还不是他作品的完成形态——别忘了,湫本来还会使用岚遁。

    岚遁是水和雷两种查克拉结合在一起的血继限界忍术,既有雷电一般的速度和攻击力,又像水一样易于操控。

    当一个只会杀戮的野兽使用岚遁,无论是谁,都没办法成功躲避。

    “你们既然来了,就别想离开!”

    “路飞,湫交给你,我去收拾那个混蛋!”柒月攥紧拳头。

    乔巴打开医药箱,拿出一管镇定剂,“路飞,到时候插进他身体里!”

    “不要!”

    “我要好好地揍他一顿!”

    索隆、山治两个人对战乌涂,原本是胜券在握,但顾忌着湫身上的符咒,都没有下死手。

    乌涂就不一样了,在他眼里,路飞等人就是他研究的原材料。就算是不小心死了,身体还在、细胞还在,研究就能继续下去。

    而且,乌涂还特别擅长水□□和替身术,索隆和山治的攻击好几次都落空。

    “就算你过来帮忙,又能干些什么……”

    尾音还没落,乌涂整个人就顿住了,站在墙壁前面,眼神呆滞,像一只没有灵魂的玩偶。

    “解除符咒的方法是什么?”

    乌涂像只提线木偶,柒月问什么,他都照实回答,“我本人做出结印手势午寅子未……丑辰。”

    柒月当即便指挥他依次结印。

    结印完成,湫当即就恢复成正常模样,像断线的风筝一样栽倒在地。

    乔巴赶紧过去给湫治疗。

    “这是什么……好厉害!”路飞围着柒月转,“只要你做什么,他就会跟着你做什么?”

    在另外几人眼里,柒月就是看了乌涂一眼,乌涂突然就被控制了,不但自己吐出了解咒的方法,还按照柒月的指示做出了解咒的手印。

    “你是吃了催眠果实吗?”

    到现在,路飞都还没意识到他们已经到了另外一个位面。

    “你可以这样认为。”

    索隆和山治也很惊讶,他们之前以为,柒月真的就是一个平平无奇的火锅店老板,所以才需要请他们帮忙解救湫。

    只是现在看来,就算没有他们,她一个人也可以将湫救出来。

    就凭刚刚那招。

    “柒月,刚才那招,可以对我用吗?”路飞像是发现了新玩具一样。

    刚刚才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现在就能如此放松,也是一种神奇的天赋。

    柒月拿出苦无,对着乌涂补刀。一个成熟的忍者必不可或缺的技能之一。

    做完这些想要离开的时候,枸橘矢仓带着一众忍者姗姗来迟。

    实验室里一片狼藉,乌涂的尸体就在一边,不用多说都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柒月老板,你是不是要解释一下,这里都发生了些什么?”

    “你不知道?”柒月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笑容,“地下三层这么大的实验室,想要修建,得花不少钱吧!”

    柒月不相信水影不知道乌涂在研究血继限界的事情,说到底,不过是因为他的研究对雾隐村也有利。

    要不然,明明就有两个暗部的成员一直监视她,路飞敲击铁门的声音那么大,偏偏水影迟迟没有赶到。

    还不是想试探一下他们几人的实力。

    要是他们不幸被抓,雾隐村的血继限界研究或许还能更进一步。

    枸橘矢仓,要是真像看上去那么干净善良,也不会成为四代水影。

    “有些人,水影大人不会管教的话,我帮你管教。”

    站在矢仓身后的护卫怒目相对,“你也太嚣张了吧!不仅杀死了珍贵的医疗上忍,还敢这样威胁水影大人!”

    枸橘矢仓举着那把独特的绿花忍具,“不管怎样,我需要一个解释。”

    “解释就是,他绑架的血继限界忍者是我弟子。”

    “有谁能证明?”

    乔巴都看不过去了,“难道昏迷的湫还不能证明?”

    柒月没有生气,“我记得水影大人还欠我一个要求。”

    枸橘矢仓眉头皱起,“我可以放过你,但他们不能走。”他们,指的是研究成果湫以及底细不明实力难测的路飞等人。

    “水影大人没有血继限界吧!”

    “您觉得自己比血迹限界忍者差吗?为什么非要执着于这个?”

    “如果血继限界那么厉害,那我们这些人一出生就别努力了,等着拥有血继限界的忍者来领导我们,指挥我们就好了,何必认真精进体术磨炼忍术?”

    “我们的血液颜色,决定不了我们成为什么样人的,真正起作用的,是我们的选择和行动!”

    在木叶,她听说过迈特凯父亲的事迹,一个连忍术天赋都没有的下忍,尚且能成为所有木叶忍者铭记的英雄,有没有忍术天赋、有没有血继限界真的那么重要吗?

    强大如斯,宇智波还不是在未来被灭族?

    “水影大人,你是水之国大名攻城略地的兵器之前,还是整个村子的村长。”

    “牺牲自己的村民换回来的胜利,真的那么重要吗?”第一个拥有血继限界的人,知道他的后人为了掌握这份力量满手鲜血吗?

    不管怎样,柒月言尽于此。

    如果,四代水影还要追究的话,她不介意成为第二个再不斩,让对方再体验一次被暗杀的感觉。

    大不了她到时候躲回木叶——

    这火锅店,他们不配拥有!you改网址,又又又又又又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网址  新电脑版网址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