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书楼 > 其他小说 > 叛逆的宇智波 > 第25章 不好欺负的宇智波
    循着这香气,也不用特别寻找,隔着老远就能看见雾气中一家新开的店铺,透出橘黄色的温暖光芒。

    这家店有三层,每一层的正面都是落地的玻璃窗,大家站在外面就能看清里面的布置。

    他们从来没有装修成这个样子的店铺。

    店铺以红色为主要装饰颜色,红椅子,红桌子,红色的置物架,还有高高悬挂的红色穗子,充满着一股异域风情。

    店里面的大厅被红木屏风分成好几个独立的小空间,有的空间里摆了四张四人小桌,有的空间里就放了一张阔气的大圆桌。

    唯一相同的就是,这些桌子的中央,空着一个圆形的位置。

    再重新看一下这家店的招牌,柒月火锅店。

    店门口站了一个暗红色旗袍打扮的女孩,和这家店一样熠熠生辉。

    这女孩子身材高挑,有着一副明艳的相貌,眨眼的时候睫毛扑闪,让人忍不住就陷入了她那双漂亮的眸子。

    只是大家现在的心思完全不在眼前的女孩身上,注意力全都陷进了窗户里面。

    店里靠窗的这一张桌子,摆满了还未煮制的各种食材,正中央摆了一个圆锅,锅里红色的汤汁咕噜咕噜冒泡,升腾的蒸汽随着雾气弥漫开来。

    错不了,大家闻到的香味,就是从这口圆锅里面飘出来的。

    怀揣着一份好奇,大家你推我,我推你,终于推出来一个人作为代表,“这火锅,是个什么东西?”

    站在外面的柒月终于等到第一个过来询问的客人,连忙迎了上去,“我们店里面卖的,是我家乡著名的美食,特别适合请客吃饭、朋友聚餐。”

    火锅的价格比炒菜要贵,光是一个火锅锅底都要二百多两。

    虽然香味诱人,但毕竟没见过,大家有些犹豫,“我们能尝一尝吗?”

    “当然可以。”柒月微笑答应,数了一下在场的看客,隔着一面窗户准备了二十个试吃的小碗。

    桌上的各种菜式有十来样,柒月很心机在每个碗里只装了任意三样,有的小碗里面装了鱼丸、海菜、猪肉卷,有的里面装了牛杂、豆腐和萝卜,还有的放了冻豆腐、香菇和粉丝。

    每只碗里浇一勺她预调的火锅蘸酱,香辣的红油酱、淳厚的麻酱、独特的蒜蓉酱、宇智波特调照烧酱等等。

    二十份试吃火锅就有二十种不同的滋味。

    柒月制作的时候使用了影分身术,将小碗递给大家的时候,食材还冒着热气。

    最先端到的那个忍者立即夹起了一块软乎乎的冻豆腐。

    冻豆腐上面淋了红油酱,一入口,他就被这股强势的味道击倒,满嘴都是麻辣酸爽的汤汁。

    汤汁滚烫,他张开嘴巴一个劲呼气,也舍不得将冻豆腐吐出来。

    冻豆腐本身没有什么味道,一旦吸入汤汁,就立刻变得不一样。

    汤里面有猪骨,冻豆腐吃起来就像大块的豚肉;汤里面有海鲜,冻豆腐吃起来就像是肥美的鱼肉,可塑性极强。

    酸味和辣味本来是毫不相关的味道,但这汤汁偏偏就能将它们和谐地融合在一起,回味无穷,让他直呼过瘾。

    吃完冻豆腐,他迫不及待的将筷子伸向了那块奇怪的青色食物——听那个漂亮的老板说,这个东西叫做毛肚。

    毛肚的火候是柒月专门把控好的,毛肚微微卷曲的时候就捞出来。

    这东西两面都有凸出来的小颗粒,看起来并不好吃。

    在碗里面一裹,沾满红红的酱汁,放入口中,他立即就被这脆嫩的口感惊艳了。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特别的食物,既像肉,又像菜!

    毛肚吃完,他一脸的意犹未尽。

    碗里面剩下的那一大块是他们从小吃到大的廉价鱼肉。

    村子附近总能逮到这种鱼,一条就有二十来斤,这么多年,早就吃腻了。

    本来他不想吃的,可是一想到前面两种食材的奇妙味道,他鬼使神差般将剩下这块鱼肉放进了嘴里。

    他第一次吃到没有一点腥味的鱼!

    满嘴都是鱼肉的香味,太好吃了!

    特别是鱼皮和鱼肉挨着的那块,充满了胶质,吃起来又嫩又滑。

    从前他怎么没有发现这种鱼这么好吃!

    将碗里残余的那点汤汁喝尽,这下是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看看周围的朋友,也是一副怅然若失的模样,“你不知道,刚刚我吃了一颗鱼肉丸,太好吃了……感觉它就在我的嘴里跳舞……”

    “那个海菜也是……”

    “那算什么,你是不知道,我刚刚吃了一块南瓜,南瓜裹上那种酱汁简直好吃翻倍!”

    “我碗里面也有南瓜,蘸上那个蒜蓉酱也很好吃!”

    大家都互相谈论着自己刚刚分到的那一小碗“火锅”,和好朋友分享自己碗里面不同食物的滋味,和拿到同一种食物的熟人讨论哪一种酱汁更好吃,场面一下变得格外热闹。

    柒月赶紧把大家邀请进了火锅店,“今天开业大酬宾,所有菜品全场八折,大家可以到里面选择自己喜欢的食材放入锅底!五个人还可以多得一个菜品!”

    现场有人就活络开了,虽然之前他们不熟,但凑在一起吃个火锅还是可以的。

    有的来晚了,没有分到试吃的小碗,也被尝过的熟人拉进来凑人数,当场就凑了好几个五人桌。

    有的没找到那么多人,赶紧离开去约朋友了,这家店的味道这么好,错过太可惜。

    进了店里面的大家,也很烦恼,五个人有的想点自己刚刚尝过的那几个菜品,有的又想点自己没吃过的一些菜品,都恨不得能够决斗一番好决定听谁的。

    幸好柒月见到他们之间的氛围不对,就立即劝说他们下一次可以再来点想吃的。

    “火锅就是这样,每一次都有遗憾,但同时,对每个下一次都有期待。”

    当然,也有那种手头阔绰的,一个人大摇大摆地就进了店。

    这名忍者一头橘色的长发,身材魁梧,脸上有着绿色的花纹。

    “把你这儿所有的菜品都给我来一份儿。”

    伴随着这句话的,是他那把大刀放下的钝响。

    见惯了秋道一族的食量,柒月对这种点一整张菜单的操作已经见怪不怪了。

    片刻,她就将所有的菜端上来,摆满了一整张桌子和两个置物架。

    幸好提前准备的食材足够,要不然,柒月一个人还真忙不过来。

    这会儿,店里面来了一个眼熟的身影,正是刚才尝过,后来又跑回去叫同伴那个忍者。

    “满月,你信我的准没错,刚才我尝了,这家新开的店,味道简直绝了!”

    那个忍者的后面跟着几个十来岁的年轻忍者。

    当中最令人瞩目的,便是中间那个白发少年。

    卡卡西和兜都是银白色的头发,但只有面前的这个少年,一头白发会让柒月联想到“崭新”这个词。

    他的头发仿佛是在海里泡久了,发尾呈现出淡淡的蓝色,衬托之下显得白色越加炫目。

    “诶,真的假的,那我可得好好尝尝——”少年从跨在腰上的包里掏出钱包,“走吧,我请你们。”

    “这怎么好意思~”

    嘴上这样说着,几个人的脚却诚实地跟着进了店里。

    五个少年正是能吃的时候,点的东西只比隔壁的忍者少了一个置物架。

    柒月给几个人简单介绍,顺便送上几碟各种口味的酱汁,“这几个菜可以直接倒进去住,等它们浮起来的时候就能吃了……这几个菜只需要烫几下就能吃——”

    鬼灯满月原本没有抱多少希望,结果食物放入嘴中的时候,瞬间就被这味道惊艳了。

    明明就只是在红色的汤汁里面煮了一下,味道居然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

    他最喜欢的是那个叫做粉条的东西,煮熟之后吸满汤汁,晶莹剔透,顺滑可口,根本停不下来。

    那个鱼肉也不错,他第一次知道鱼肉这么好吃。

    还有那个叫做酥肉的东西,直接吃是酥脆的感觉,放入锅里煮一下就蜕变成了酥软入味的感觉。

    这家店真是给了他太多的惊喜。

    吃饱之后,几个少年坐在椅子上休息,转头就看见了坐在隔壁的高大身影。

    “诶诶,隔壁那个是‘鲛肌’吗?”

    鬼灯满月将目光落在桌子旁边那柄用绷带裹住的大刀,点点头。

    那人正是大刀·鲛肌的使用者,西瓜山河豚鬼。

    “我什么时候有他这么厉害就好了。”

    满月冷哼一声,“最厉害的才不是他。”用刀最厉害的是他们鬼灯一族。

    迟早有一天,他会成为比父亲鬼灯千刃还要厉害的忍者。

    几个同伴瞧了一眼两张桌子的距离,默契地转了话题,“真羡慕满月,你现在就已经得到七柄忍刀的认可,还拥有了忍刀鲆鲽……”

    “我不过是起步比你们稍……”满月被誉为“忍刀天才”,除去天赋之外,他自己的努力也占了很大一部分原因。

    “可笑,不过是掌握了七把忍刀的通灵术罢了,居然也能捧成这样——”

    显然,隔壁桌的西瓜山河豚鬼听到他们刚刚的议论,并且不准备放过他们。

    西瓜山河豚鬼的目光一转,就看向了当中的白发少年,“鬼灯家的小孩?”

    “笑死了……鬼灯千刃居然和木叶的一个下忍同归于尽,说出去都丢我们忍刀七人众的脸。”

    虽然当时他也抵挡不了那人的攻击,可好歹捡回来一条命,就比死在战场上那几个忍刀要强。

    “你也不过是侥幸逃过一劫,要不是我父亲挡住,你根本就逃不掉!”鬼灯满月最讨厌有人侮辱他心中的英雄,当即就要召唤出鲆鲽和面前这个人打一架。

    眼见两人之间剑拔弩张,马上就要兵刃相见,一个女孩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对峙。

    “两位客人吃好了的话,就可以过来结账~”

    柒月可不想开张第一天,店面就需要重新装修。

    鬼灯满月被柒月这句话阻止,终于冷静下来。

    他才刚刚拿到忍刀,完全不是已经和鲛肌磨合多年的西瓜山河豚鬼的对手。

    以后要想比试有的是机会。

    鬼灯满月乖乖结了账,跟同伴一起离开了。西瓜山河豚鬼不过是靠着大刀·鲛肌逞威风而已,他迟早有一天会打败他的!

    西瓜山河豚鬼看着这个打扰了他兴致的柒月,满脸不高兴。

    动不了鬼灯一族的小子,他还收拾不了这个不知道哪儿来的小丫头吗?

    他重新坐回了椅子,脚抬到桌子上,“你这里的东西不和我胃口,难吃死了——还想让我付钱?”

    叮——检测到宿主获得一份差评。

    执行惩罚扣除100美食积分并禁用系统商城功能一天。

    希望宿主积极进取,努力磨炼厨艺,消灭差评。

    柒月两手握在一起,发出咔咔的声音,“我没听错的话,客人您是想要吃霸王餐吗?”

    作者有话要说1鬼灯某月一号鬼灯某月二号的哥哥,双刀·鲆鲽的第二任使用者,可以熟练使用七把忍刀的天才。原著中没有提及过鬼灯一号和二号的家庭,也没有说鬼灯某刃和他们之间的关系。这里鬼灯某刃是鬼灯某月他们的父亲是我的私设。

    2西瓜山某某某大刀·鲛肌的第一任使用者。

    3关于忍刀七人众和木叶下忍同归于尽事件

    在第三次忍界大战中,雾隐村的第一批忍刀七人众将幼年期的凯皇、特别上忍b、某墨镜忍者三人包围。千钧一发之际,凯皇的父亲某某戴(木叶下忍)赶到,开启“八门遁甲之阵”迎战七人众,准备与忍刀七人众同归于尽。最终,枇杷(断刀·斩首大刀)、西瓜(大刀·鲛肌)、黑锄(雷刀·牙)三人侥幸逃脱,七人众变三人众。

    传说忍刀七人众联手可以在一夜之间攻陷一个小国,如此说来,凯皇他爹一个人也能攻占七分之四个小国了。

    果然木叶下忍不可小觑。

    4鬼灯某月二号就是跟在佐助身边,经常变成水的那个白色头发忍者。

    感谢在2020091801:04:28~2020092000:38: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粉球往x里塞了30瓶;ruddess20瓶;人间四月芳菲尽10瓶;星雨、云州藏罗碧5瓶;脑洞无限大、悠悠飘落千里间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