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书楼 > 其他小说 > 叛逆的宇智波 > 闪闪发光的宇智波
    接下来这几天,柒月每天照常出摊,寻找时机准备回家一趟。

    这天,她刚把自己的卤料小车推到火影大楼,就被一个身形健硕的陌生人拦住了。

    “你就是那个卖卤菜的宇智波?”

    “我不是,你弄错了……”一看来者不善,柒月立马将卤菜店的老板身份推给了带土,反正他现在不在,“我只是个普通人,帮老板看着摊子而已。”

    卡卡西扶额,要想骗人也该找一个靠谱一些的答案。

    或许是柒月的表情太过真诚无辜,对方还真信了,“这样啊,那我之后再来吧!”

    “大哥,你不要被这个小丫头骗了,她就是这卤菜店的老板——她长这么漂亮,一看就是宇智波!”谎言被后面一个穿白色厨师袍的瘦干忍者叫破。

    虽然被夸了,柒月一点也不觉得高兴。

    “原来你骗我?!”

    壮硕的男子立即掏出了自己的武器,一把锋利的菜刀,菜刀往柒月一扔,擦过她的发顶插入她背后的树干上。

    柒月拍拍受惊的心脏,幸好她躲得快,“我和你无冤无仇,凭什么攻击我!”

    什么无冤无仇!他们之间可是有着深仇大恨!

    木叶食堂的效益虽然不好,但也还过得去,可是最近,生意越发糟糕,一打听,原来是村子里面新开了一家卖卤菜的店。

    原本他还以为是什么厉害的店铺,没想到这个店铺比一乐面馆还不如,就是小小的一辆推车,连给客人进食的位置都没有。

    被这样一个小破店抢了生意,他们怎么甘心!

    “既然敢抢我们生意,就得拿些本事出来瞧瞧,”跟在壮硕男人后面的小弟往天上丢了萝卜黄瓜土豆,只见壮硕的男子大力一扯,插进树干的菜刀就回到了他手上,随意晃动了几下,天上的这些蔬菜落到地下时就已经变成了又细又匀称的细丝,“我们让大家看看,到底谁的厨艺更高超!”

    柒月有些不知所措,“你们到底是谁啊?”木叶几家吃食店,她都没见过这两个人。怎么平白无故就要上来挑战她。

    “我大哥是梵才南匙——他可是木叶食堂的首席主厨!”

    木叶食堂主厨的刀工原来这么厉害的吗!可为什么木叶食堂的菜那么难吃?这疑问几乎同时浮现在围观的几十个人脑海。

    “和你们比试有什么好处?”柒月只想专心挣钱,增加自己的美食积分,才不想将多余的精力花费在这种无意义的比试上面。

    梵才南匙沉吟片刻,“到时候我会邀请木叶高层作为评委,输了的一方就得将自己手上的招牌菜食谱交给胜者!”

    恭喜宿主触发支线任务木叶美食大k,请宿主在十五天内获得木叶村同行的认可(05),完成任务后将一次性获得美食积分2000分。

    “我同意了!”柒月想拼一下,争取得到这个奖励积分,“不过你们总得给我时间准备,三天之后的这个时间,我们再比试一番怎么样?”

    当他们离开,卡卡西叹了一口气,“你不该那么冲动,直接就答应他们……他们就是想要得到你的这个配方而已。”

    他天天和柒月待在一起,自然知道柒月的厨艺是个花架子,这么多天,他只看见过柒月处理卤肉,第一天切菜的时候那刀工简直是不忍直视,还是他没忍住上前帮忙切的。

    刚才那个厨忍露的那一手精湛刀工,连他都望尘莫及,更别说柒月了。

    “嘛嘛~他很厉害是真的,可是他这名字,取得不吉利。”柒月认为自己还是有赢得机会。

    卡卡西疑惑,梵才南匙?怎么就不吉利了。

    柒月没空解答他的疑问,几个警务部过来了,“柒月小姐,您没事儿吧,我们之前接到消息说有人为难你……”

    “他们已经走了。”

    警务部面露尴尬,他们又来迟了,生硬地转开话题,“柒月小姐你最近都没有回家吗?八代大人时常念叨你呢~”

    说女儿翅膀硬了不理老父亲之类的,迟早要找一个不认识的混小子嫁了之类的,都怪他们这群年轻的宇智波不争气魅力不够之类的。

    八代大人将心中郁闷发泄到他们警务部成员的身上,这几天的训练量比平时翻了几番,大家都苦不堪言。

    “我父亲这几天都在警务部值班吗?”

    “嗯嗯。”几个警务部的人员连连点头,“柒月小姐你要是有空的话,可以多去警务部坐坐!”

    “我知道了。”柒月朝警务部的人员敷衍挥手作别,谁要去‘警察局’多坐坐啊!

    “对了,柒月小姐,我也想要来一份卤菜拼盘……”之前遇见好几个人跟他打探这卤菜,还说他们不厚道,天知道,他们宇智波也没吃过这东西啊——估计是柒月小姐家的秘制配方吧。

    怪不得八代大人天天都坚持回家吃饭。

    午后,一道深色的残影越过围墙。

    进入了住处,鞋子脱在走廊下面,蹑手蹑脚地往卧室走去。如果没有记错,钱包应该被她放在床边的抽屉里。

    柒月翻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钱包,数了一遍里面的金额,又将装衣物的橱柜打开,翻找着自己藏在另外一处的小金库。

    从执行任务之后,柒月便开始挣钱,任务所得的收入一半交给晴子。

    剩下的钱,全部由柒月自己支配,在这个意义上,柒月算得上是家里面第二富有的人了。

    第一富有的当然是晴子,总揽家中经济大权,高兴的时候会给八代发一次零用钱。

    数完自己的小金库,柒月格外满足。现在,这些私房钱就是她的开店启动基金。

    拿上钱包,带上几套换洗的衣物,柒月出了房间。

    路过厨房,打开了冰箱,冰箱里面还剩着一盒焦糖布丁,她当即便把自己的行李放下,坐到餐桌上享受美食。

    反正老爹这几天白天都会在村子里面巡逻,也不用担心会被逮住。

    从冰箱里面端出来的焦糖布丁因为移动而晃悠着,肉眼可见的嫩滑。布丁不大,每一口柒月都格外珍惜。小勺子舀一口,淡黄的布丁沾染了焦糖的味道,好吃极了。

    柒月忍不住闭上眼睛捧住脸颊沉迷其中。

    收集到本位面美食样本晴子精心制作的饱含爱意的鸡蛋布丁x1,美食评分85分,美食积分+5,请宿主再接再厉,搜集更多本位面美食样本!

    美食心意今天也要元气满满去挣钱养家哦!

    “不知道卡卡西会不会做焦糖布丁。”低声念叨了一句,柒月又举起了勺子。

    “卡卡西是谁?”

    “就是和我住在一起的男……咔酱?你什么时候出现的?”晴子大人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主妇罢了,为什么也是这样神出鬼没的风格?

    “就在你刚刚闭眼享受我给八代大人准备的焦糖布丁的时候。”

    什么叫做“给八代大人准备的焦糖布丁”?难道柒月不是您心爱的小宝贝小棉袄了吗!她坚决不承认自己是故意的,毕竟,布丁上面又没有写臭老爹的名字!

    “你还没告诉我卡卡西是谁?”

    “就是一个朋友而已……”柒月不敢告诉晴子自己现在住在一个男孩子家里,即便他们之间清清白白。

    总之,在她父母想要将她嫁出去的关键档口,她的身边不应该有任何雄性生物。

    “你已经长大了,在外面对待男孩子也不能像之前那样大大咧咧,每个男孩子都很敏感,你要注意不要像以前那样捉弄他们,伤他们自尊……出门在外也不能总是让男孩子付钱……”

    诶?难道不是应该叮嘱她要保护好自己吗?

    柒月觉得自己的母亲对自己有误解,那些捉弄男孩子的事情,她七岁之后就没干过了,她现在已经成长成了一个会照顾男孩子们感受的、绅士的女忍者了!

    晴子用帕子帮柒月擦了嘴角边的糖渍。“如果你在村子里面看上了其他的男孩子,也可以带回来……你父亲那边我来解决。”

    不用。谢谢。

    “对了,妈咪,舅舅留下来的忍术卷轴有记录影分身之术的吗?”柒月想起自己今天来的另一个目的。

    她外祖家也算是宇智波一族中的名门,有专门的忍术收藏室。小时候她去过几次,忍术卷轴堆满一整个房间。

    晴子思索了一阵,对这个术有些印象,“等你吃完布丁跟我去找。”

    肚子填饱,拿到忍术卷轴,柒月拉着自己母亲的手撒娇,“咔酱,到时候别告诉老爹我回来过。”

    “晚了!”八代的声音传来。

    “老爹你回来了~”为什么臭老爹会在这个时候回家!明明这个时候他应该在村子四处巡逻!难道是之前遇见的宇智波同胞向他告了密?

    八代将这个躲了自己好久的小丫头抓住,“还知道回家!我以为你看上村子里面那个旗木一族的男孩子,准备带上嫁妆私奔了。”老父亲恨铁不成钢,自己的女儿怎么这么不矜持!

    柒月一时不知道如何回复,她和卡卡西之间明明是清清白白的关系,怎么到了自己父亲的嘴里就如此不堪。

    偏偏这个时候晴子还在八卦,“旗木,就是那个和柒月住在一起的男孩子?”

    旗木一族在木叶不算是什么大家族,却出了旗木佐云这样一个天才,当初也算是轰动一时的人物。如今村子里面姓旗木的,也就只有白牙的儿子一人。

    晴子时常在买菜购物的时候遇见这个小孩,对他的印象还不错,感觉是个会照顾人的。

    “我不管,今天你就给我搬回家……上前线你不要想,我已经跟族长请示了,你可以去警务部工作,明天就上班!”

    果然是封建老家长!这和那些要控制自己孩子在身边找份安稳工作的□□父母何其相似!

    柒月作为一个有追求有抱负的成熟忍者,才不会接受父亲的无理安排,“要去你去,我才不要去警务部!”

    警务部全是自己熟识的叔叔婶婶哥哥姐姐,过去肯定是被安排些无关紧要的巡逻任务。在自己的父亲手底下工作,这简直跟自己班主任是亲爸一样恐怖。

    “我才不要靠你走后门进警务部,我要在木叶开最厉害的吃食店!”

    “你说什么胡话!”

    眼看他们俩又要打起来,一个茶杯擦着两人的头发丝飞过,墙壁上被砸出一个洞,“哎呀,一不小心手滑了。”

    父女俩互相对视了一眼,在这场共患难中很快统一意见,“母亲亲爱的,我们知道错了。”

    晴子现在还在悠闲舒缓地喝着茶,“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和谐相处……”

    八代点头,帮她捏手,“刚刚那么用劲,手肯定酸了吧……谁叫我是她父亲呢,我让着她一点便是了。”

    话音刚落,八代的目光就不小心瞟到了还残留了一些糖浆的盘子上。

    “柒月,你把晴子专门给我做的鸡蛋布丁吃掉了?”什么都能原谅,但是抢他甜食绝对忍不了!

    柒月糟糕!

    “我专门从村子里面赶回来就是为了这一口鸡蛋布丁,你居然偷吃了!”那明明是晴子专门给他做的!

    “看我不收拾你!”

    柒月当即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借着屋梁翻出房子,回头反驳,“鸡蛋布丁上又没有写你的名字!”查克拉凝聚到脚底,踩着房顶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为了一个鸡蛋布丁宇智波八代竟将自己女儿赶出家门,简直丧尽天良!

    一双柔夷轻抚在男人的背上,伴随着温婉动听的女声,“好了好了,明天我再给你做。”

    八代回望温柔可人的小妻子,怒气立刻消散,老脸一红,“我要两个。”

    还没走远的柒月,一回头就看见两人黏黏糊糊抱在一起的场面。

    “呵,父母。”

    作者有话要说

    1文中出现的“咔酱”“阿娜达”是作者直接音译的日文,意思是“妈咪”“亲爱的”~

    2梵才南匙原创角色,木叶食堂主厨。至于为什么柒月觉得他的名字不吉利,请没t到的小伙伴多读几遍他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