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的夜晚永远比城市里来得早了许多。

    就在城里的粉丝们还在为了曲仲种的蔬菜里哪样更好而吵得不可开交时, 邵明村里的罗涵早就被各种电话骚扰得一个头两个大。

    “说了,我们没打算做化妆品生意。”

    又挂断了一通求合作地电话后,罗涵干脆把电话按了关机。

    耳边终于清净了!

    这些人不知道从哪来地消息, 竟然要找他们购买黄瓜种植技术, 用来做护肤品。

    可这黄瓜是怎么种出来的,罗涵最是清楚。

    就这些用来肥土的药渣就是笔不小地费用,再加上曲仲自己调配的肥料, 这怎么可能大规模种植。

    而且曲仲已经再三说过,他只想老老实实种田。

    一直在罗涵旁边的曲仲此时好像在入神地想些什么, 手里地手机屏幕一闪一闪的。

    “想什么呢。”罗涵疑惑,

    本想跟曲仲吐槽下这些人消息之灵通, 没想到竟然意外发现曲仲正在发呆。

    “我在想!”看了下已经长满老茧的手,曲仲说“我是不是该赚点钱了。”

    刚才听到罗涵的电话内容,他竟然意外地想起了前年救治的小娜一家人。

    来到这个世界快两年了, 他好像都窝在这么一方小天地, 还没有能做些什么。

    既然有那么多人想和他合作, 他手里的那么多好的美容方子,随便贡献一个出去也就能赚钱了。

    使劲翻了几下白眼表达自己强烈地不满,罗涵推了曲仲一把“你不是要种田吗?”

    “我是想起小娜了!”曲仲摇晃了下身子,靠回了沙发上,长叹口气。

    “你的意思是赚的钱捐出去?”

    不愧是多年好友,曲仲只是随便这么一说, 罗涵就立马明白了他的意思。

    “对。”曲仲回。

    听曲仲这么一说, 罗涵也不由得想起前段时间小娜寄来的春节礼物,一大袋自己晒的笋干。

    收到礼物地两人都十分高兴,还回了不少自己种的东西。

    “那就去做。”猛地从沙发上直起身,罗涵一把抓过电话恶狠狠地说“现在就做。”

    “等等。”无奈拉住这个急性子的人, 曲仲解释“我是说卖方子,美容的药方子。”

    “药方子?那肯定是好东西。”

    想起刚才电话来的化妆品公司,罗涵打开手机找到了通话记录。

    电话接通,罗涵没有废话,立马把电话递给了曲仲。

    双方聊了快几个小时的电话,对方简直被曲仲所描述地神奇效果惊呆了。

    如果真有这么一款护肤品,那他们公司简直一年内就能脱胎换骨到和任何一个大公司竞争。

    而听曲仲的口气是要把赚地钱成立个基金,全部捐出去。

    就冲着这个承诺,他们也决定要立马签合同,一定要好好推这款产品。

    就在第二天,化妆品公司的老板亲自飞到了邵明村找曲仲详谈。

    两人关在曲仲的书房里谈了一下午。

    屋子外的宁老爷子也吹胡子瞪眼了一下午,他们宁氏企业的子公司也有做化妆品的。

    没想到浸淫商场这么年的人,竟然还被人捷足先登了。

    谈话结束,化妆品公司老板成功带着合同和曲仲给的方子离开了邵明村。

    第二天就开始进行了成分检测,以及人体试验。

    这项项目时间很是漫长,直到第三年,亚美养颜霜才正式开始出现在公司的网站宣传上。

    亚美公司并没有对这养颜霜进行宣传,就靠曲仲在自己的微博上提了这么一下。

    从产品上市到第一批货卖空,只用了三天。

    亚美化妆品就在短短两年后挤上了华国四大化妆品公司的第二位。

    而这一切都发生在短短的五年内。

    五年的时光也让邵明村产生了翻天覆地变化,以前只有老人住的留守村,现在早就变成了家家户户小别墅的村子。

    当初认识曲仲之后就已经在村子里买房的陈陇生感触颇深。

    五年前村子里来了几个老爷子,把曲宅周围地地都买了个干净。

    风城的大户人家不知哪里听了风声,也跟着来买房。

    村子里有些眼界宽的,纷纷都不再卖房子了,脑子转地快的,还把房子开起了民宿和客栈。

    现在村子里的年轻人大部分都回了村,也学着曲仲开始种田。

    只要是从村子里种出来的水果蔬菜,一挂上网准被卖空。

    他们家老爷子在院子里建了个商店,就开始卖起杂货。

    没事的时候就去庄园里给曲仲种种地,然后就在他那里吃了饭才回家。

    这五年来不仅连以前心脏上的毛病都没再犯过,甚至连长期弯着的腰也挺直了。

    这一切都多亏了曲仲隔三差五帮陈老爷子按摩和针灸治疗好的。

    陈陇生现在觉得自己在陈老爷子心里的地位肯定还比不上曲仲。

    就连他现在已经读高中的儿子也是同样,每到寒暑假就想往曲宅里跑,拉都拉不住。

    “今天曲仲要烤羊肉串,我先出门了啊。”

    陈老爷子头发现在已经花白,走起路来还是健步如飞,一点也没显现出老态。

    匆匆交代了目的地,自己就背着手出了门,连问都没问陈陇生要不要一起去。

    “爷爷等等我。”

    屋子里跑出一个白胖子,连鞋都没穿好,嗖地一声从陈陇生面前跑过。

    更是连陈陇生都好像没看见一样。

    “都怪这个杂货铺,明明就赚不了多少钱,可还必须要个人守着才行。”看了眼院子里的店,陈陇生嘟囔

    今天整个村子都知道孟娟要带男朋友回村。

    孟家两夫妻一早就开始打扫自家的别墅,并且还准备在曲仲的庄园里迎接这个未来的女婿。

    孟娟很是神秘,一直没有说过自己的男朋友是谁。

    跟曲仲关系好的几个老爷子纷纷决定要自己亲自去把把关,一大早就聚在了曲宅。

    曲宅里。

    当初房子盖好时,曲仲就觉得自己好像房子盖得太大了,后来更是后悔不已。

    就是这大客厅,大院子。

    每天都有人在里面,要么是坐着喝茶,要么是下棋,要么是蹭饭。

    反正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曲仲就没看到过屋子空过的。

    今天就更是夸张了。

    他正在院子里处理羊肉,旁边已经摆起了几个棋盘,到处都围着一圈人。

    客厅里罗涵在咋咋呼呼地指挥着付泽几个小辈打游戏。

    宁如凡这家伙昨天说是有事,今天下午才能来,害得他现在连个可以使唤的人都没有。

    整个院子里,还是曲桂芬和孟钱勇才在真心实意地帮他忙。

    “曲仲,你说小娟找的男朋友是啥样子啊。”曲桂芬一早起来就有些焦虑,一想到唯一的女儿都到了交男朋友得年纪,就觉得头疼。

    孟钱勇有些不满地用力砍了一刀羊骨“如果他对小娟不好,我就不会放过他。”

    他们两夫妻问了好几遍孟娟,可她每次都支支吾吾地说还不稳定。

    没想到这回竟然就直接说要带回来见家长了。

    “小娟才二十岁,要结婚还早呢。”曲仲笑着安慰曲桂芬,其实自己心里也有些忐忑。

    从五年前开始,曲仲就开始给孟娟用了不少的美容丸和泡药浴。

    随着她年纪越长越大,五年前的小黑土豆早就变成了颗泛着光泽的大珍珠。

    这样好看的孟娟当然追求者不少。

    而曲仲在这个世界的主要任务就是为了帮助孟娟好好地嫁人生子,幸福简单的过日子。

    如果真是由于他的药丸让孟娟遇上了渣男,曲仲恐怕会忍不住抽死自己。

    然后再抽死渣男!

    不过听宁如凡那家伙说,孟娟交的男朋友长得一表人才,而且学识各个方面也很是不凡,曲仲这才放下了几分心。

    笃笃笃——

    院门外响起门铃声。

    曲桂芬一惊,连忙起身拉了拉自己的衣摆,然后才兴冲冲地站起身去开了门。

    门外,不是孟娟,而是曲仲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一次都没有见过的亲生父亲曲郭哲和继母张娥美。

    刚才还笑着地脸迅速垮了下来了,曲桂芬讽刺出声“哟!这不是张家的女婿吗!”

    “桂芬!我是你大哥。”

    曲郭哲穿着一套深蓝色西服,半白的头发整齐地向后梳着,正正是一个成功人士地打扮。

    “哼!”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曲桂芬鄙夷地看着两人“我可没有畜生不如的大哥。”

    听到曲桂芬的声音,曲仲随意用毛巾擦了擦手打算去看。

    可才刚站起身,门外的人已经越过曲桂芬走进了院子。

    见到曲郭哲,曲仲心里还是平静如波,一点涟漪都没有,只是用看陌生人地眼光问道“曲先生是有什么事情吗?”

    原主心里最后一丝执念早就在六年前就消散了。

    现在面对曲郭哲的是他曲仲,一个跟这人没有任何关系的陌生人。

    “你怎么能和你爸爸这么说话。”曲郭哲身边的张娥美画着精致的妆,抢在前开口质问。

    “我想,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曲仲挑眉,似笑非笑地回道。

    “那我也不废话了。”扫了圈院子里的许多人,曲郭哲心一横开口“用你在亚美公司的股份,换我们之间的父子关系,不然我就去媒体面前揭发你。”

    一口气堵在胸口,曲仲看着这人再一次觉得自己地脸皮是真薄。

    “你……”话还说出口,左右肩膀上瞬间被搭上了两只手。

    曲仲转头,发现是脾气最暴躁的王老爷子和宁国正,两人冲着他摇了摇头,然后就往前走了一步。

    “你们两人立马从院子里滚出去。”

    宁老爷子阴沉着脸,指了指院门。

    王老爷子更是直接,冲着院子外面喊了声“小陈。”

    接着几个身着黑衣的平头小哥就从墙头一跃,平稳地站到了院子里。

    众人;“……”

    曲仲“……”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