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觉得曲高会听我说的?”曲仲真诚发问。

    孟辰元好歹在曲府生活了十几年, 自己跟曲高的关系他又不是不知道。

    借刀杀人

    □□裸的借刀杀人。

    身体一怔,好像终于想起这茬,孟辰元尴尬地摸摸鼻子, 清冷的神情有丝破裂。

    “你就把话带到就行。”

    最后他只能这么说。

    “那可以。”

    想了想, 曲仲点头答应, 正好他也想看看曲高这厮地反应。

    不过

    桥上没有任何的遮挡, 曲仲觉得自己的脸都开始发烫了, 不知道这人是怎么在这装了半天的。

    “你还有事?”

    疑惑地看着孟辰元,曲仲满脸不耐烦。

    从栏杆山起身,孟辰元甩了下衣摆,意味深长地看着曲仲“你也离柳心妍远点。”

    毛病吧

    以为全世界的男子都喜欢你的女人吗!

    哦不!

    现在她不是你的女人,她现在是曲高的。

    “我眼没瞎。”

    吊儿郎当地条了挑眉尾,曲仲笑道。

    柳心妍顶多算得上清秀佳人,离那漂亮还差得远着呢, 当他没见过啊。

    “你见过?”抓住了曲仲话里的关键,孟辰元立马问。

    “她前些日子出现在曲高的院子,你说呢?”

    嘿嘿!

    心里猥琐一笑,曲仲幸灾乐祸地把这事捅了出来。

    就是要激烈些, 让你们没法挡着我种田, 省得老实出现在我面前。

    “什么?”

    果然被这消息刺激到了,孟辰元脖颈间的青筋暴起,手紧紧握成了拳头。

    好像是忍了半天, 终于没忍住, 曲辰元一句话没再说,甩了甩广袖就离开了。

    曲仲没出声,静静看着他离开。

    直到经过路边栽种的柳树旁,他才突然转身冲曲仲说了声“多谢”

    然后才大步流星地走远了。

    然后曲仲就看见他头顶好像冒烟了。

    啧啧啧!

    原来不是他不热, 是忍着呢,这不一到荫凉的地方头顶的汗都开始蒸发了。

    “闷骚男。”

    毫不在意地耸耸肩,曲仲抹了把汗,心里想着以后定要多买些伞放在各处。

    如果有人现在在他身边的话,肯定也会喊声。

    少爷,您头顶冒烟了。

    棋牌院三个大字明晃晃的。

    这就是曲仲这个取名废给取的,这两个庄子都统统叫这个名字了。

    这几日新来的马儿还是适应,所以曲仲还暂时没安排跑马比赛。

    跑马场那边静悄悄的。

    反倒是当初曲仲觉得只适合小孩子玩耍的地方传出阵阵尖叫声。

    寻声望去,发现这里有好些孩子,大大小小的。

    大的应该得有十岁了。

    之所以会发出尖叫,应该是在抢跷跷板。

    孩子们满脸的汗水,小脸红扑扑的,完全没有要进屋躲躲太阳的想法。

    有专门照看的小厮在旁边四处瞟着。

    “告诉孩子们,中午日头太辣,容易中暑,让孩子们进屋子里玩去。”

    招了招手,曲仲对伙计吩咐道。

    开玩笑,中暑在这个世界可不是小事,搞不好小命都得丢了。

    何况是这些半大的孩子们,一旦发烧,可就不妙了。

    伙计也晒地够呛,一听东家吩咐,立马高兴地转身去吆喝。

    “各位少爷,小姐,屋子里有新的玩具,现在日头太重了,咱们先进屋。”

    见那些孩子们听话地起身,曲仲才转身进了棋牌室。

    “碰”

    “等等你别碰,我这是不是胡了。”

    刚进屋,曲仲就看见一脸眉飞色舞的罗氏正在推牌。

    “祖母。”

    由于正对面是罗氏,曲仲并未看清她的牌搭子是谁,这走进一看才发现

    真是冤家路窄。

    竟然是外祖母和刘祖母还有大舅母,这四人竟然凑到了一桌。

    在环顾了一圈棋牌室,发现已经坐满了,二十来桌全是打麻将的。

    曲仲做的牌和棋没一个人玩。

    抬了抬眼皮,罗氏只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然后就又兴高采烈地数起了牌。

    曲仲挨着叫了一圈人,恭敬地站在旁边等着问询。

    结果。

    竟然没人搭理他,等看完罗氏果然是胡牌之后,就又推了牌和牌了。

    全程都只听得外祖母训斥舅母。

    “你打四条做什么?没发现亲家在等条子吗?”

    “可儿媳打了四条才能等胡啊。”

    大舅母眨了眨眼,丝毫没觉得自己打错了。

    “祖母,我走了”

    试探着叫了声,曲仲小心观察着几人的脸色。

    挥了挥手,罗氏笑眯眯地点头,和颜悦色地甩了张二筒出去。

    肯定摸了一手好牌。

    一边躬身告退,曲仲一边想。

    呼

    终于能休息了,今天在这庄子里走来走去,现在终于消停下来了。

    走到靠近说书馆的凉亭,曲仲找了个伙计把他专门定制的躺椅搬到了这,打算在这等着外祖父他们出来。

    万一一会又撕起来,他离得近也不用再跑远了。

    “给爷我上点莓果饮和牛肉干。”

    仰躺着,曲仲笑盈盈地朝伙计吩咐。

    这莓果饮就是用草莓加牛奶做成的,再加些碎冰,简直消暑极了。

    不过这饮品现在还没有推出来。

    一是这冰的东西现在还不敢直接给人饮用,这个世界的人平时都是喝热茶,从未饮用过冰水。

    曲仲怕贸然地推出来引起大面积的拉肚子就不好了。

    现在他只少做些,给庄子里的人尝尝,等一时间再看看。

    二是现在厨房里人光是做菜就忙得飞起,再做这饮料也不合适。

    “哎!看来还是差人。”

    就看今天这来人的架势和满意度,曲仲觉得,这识君阁往后的生意恐怕无需愁了。

    拍拍自己的肩头,曲仲笑“还不赖吗,曲仲。”

    “二少爷,二少爷。”

    远处,大赢黑漆漆的脸越来越近,边跑边笑得跟朵菊花似的。

    曲仲没回,隔这么远,喊着废嗓子,反正他自己会跑来。

    然后。

    曲仲就见着大赢边跑边笑地从凉亭边跑过。

    这厮

    原来没看见自己,那他叫什么。

    “大赢。大赢。”

    想省力气没省成,曲仲只得瞪着眼大叫。

    “少爷,少爷,哦!原来少爷您在这。”

    猛地一个急刹,大赢差点被自己的右脚绊到,这才回头看向凉亭。

    翻了个白眼,曲仲躺回躺椅上。

    “原来您在这。”

    好像几日没见,大赢更黑了,早上让常丰带话,这才几个时辰人就回来了。

    果然,这有些人的才能真是天生的。

    “没看见人那你叫什么。”

    凉凉地看着大赢,曲仲还贱兮兮地端了桌上的冷饮猛地喝了一大口。

    咕咚

    这是大赢咽口水的声音。

    就是想看大赢馋的样子。

    “给,消消暑。”终于还是没忍心,曲仲把冷饮递给了大赢。

    人好歹是给自己办事去的,好赖不能做坏人不是。

    其实。

    最主要是,曲仲看见大赢头顶上也开始冒烟了,而且比孟辰元地更厉害。

    “谢谢少爷。”

    大手端过,大赢如牛饮水一样仰头就倒进了嘴里。

    只一眨眼的功夫,这饮料就完全不剩了,喝完还砸吧砸吧嘴,好像没喝出什么味道来。

    早知道给他杯冷水就行了。

    简直暴殄天物,不知道这草莓多贵吗!

    “没了。”曲仲冷笑,他还不知道这货,这是没喝够呢。

    “少爷,您吩咐的事,我打听好了。”

    抹了把嘴,把杯子放下,大赢立马兴奋地禀报。

    他收到少爷的吩咐就立马赶回了府里,好一番打听终于把这事给弄明白了。

    最后还花银子收买了三少爷院子里的丫鬟。

    这才原原本本知道了事情的始末。

    “这柳大小姐是负气出走才来咱们府上的。”

    摸了把额头的汗,大赢找了个石凳坐下,下继续往下说道。

    这都是小丫鬟在门外偷听三少爷和柳大小姐吵架时,知道的。

    原来这柳心妍当初答应曲府地提亲不过是跟孟辰元怄气之下才同意的。

    可事后两人和好之后,柳心妍想退亲,柳老爷怎么可能同意。

    这可是临阳侯府,说退亲就退亲难道是嫌死的不够快吗!

    然后。

    还怀抱着前世思想的柳心妍就负气跑去找了孟辰元。

    不过,进了孟府没两日,就被孟辰元后院的小妾给又气跑了。

    这一跑没地方去了,就想起了她的蓝颜知己曲高。

    进了曲府还不要紧,柳心妍还毫不避讳地在院子里乱走。

    心情不高兴了,还拿了酒去花园自斟自酌。

    所以才有了被许氏碰个正着之事。

    嘶

    感到一阵牙酸,曲仲捂住了腮帮子。

    果然是玛丽苏文,这是什么狗血。

    一个大家闺秀不高兴了就去“男性友人”家里借住,还理直气壮地到处窜。

    这是脑子别在裤腰带上了吧。

    “那三少爷怎么说来着。”

    自己心爱之人口口声声地说着另外一个男人的名字,曲仲很是好奇,曲高会作何表情。

    “三少爷三少爷”

    说到这,大赢好像有些不好意思,连曲仲都看见他黝黑的耳朵有些泛红。

    喂了块桃子进嘴里,曲仲笑“还不快说。”

    “听说,今晨老爷和夫人全都出府之后,三少爷他他强行跟柳大小姐圆房了。”

    尴尬地瞟了两眼曲仲,大赢一股脑地说道。

    原本他以为二少爷就够纨绔的了,没想到三少爷才是真混账。

    二少爷好歹不强人所难不是。

    而且现在的二少爷真真是个最好的主子不过了。

    “咳咳咳,咳咳。”

    桃子差点堵住了嗓子眼,曲仲直起身猛地咳了几声。

    只吓的大赢赶忙给他拍着后背顺气。

    后背传来的拍击声震得曲仲胸口都在颤动,可他完全顾不上,脑子里跟烟花炸了一般。

    “这这这”

    挥开大赢的手,曲仲起身围着凉亭绕着圈子。

    曲高

    该说他疯了,还是胆子大,这种强人的事他都能做得出来。

    这是彻底跟孟辰元杠上了啊!

    “可是,可是,最后被夫人打断了。”

    见曲仲神情有些恍惚,大赢畏畏缩缩地才把后半段话说来。

    他回府时,这事早就传遍了,因为当时和夫人同去的还有柳府的大夫人。

    听说是悄悄来接柳小姐回府的。

    由于要做坏事,曲高打发了所有的丫鬟小厮,所以夫人们一路轻松地就进了院子。

    小丫鬟们不懂事,听见动静,立马就推开了房门。

    这一下,不得了。

    夫人和柳夫人可带着好几十号人,几十双眼睛都看到了三少爷和柳小姐衣衫不整地正欲行好事。

    虽然夫人下令封锁这消息。

    可府里每天来来往往这么些人,早传遍了。

    所以大赢才一进府,就有人立马跟他说了这事。

    靠

    没忍住爆了粗口,曲仲重重一掌拍在大赢的头上。

    “有话不说完,差点呛死小爷我。”

    “嘿嘿,嘿嘿!”

    摸了摸头,大赢傻笑两声,接着又说道。

    “哦!对了,老爷让您回府呢。”

    想起临走前管家地吩咐,大赢连忙说道。

    “让我回去”

    反复咂磨着这句话,曲仲点点头,让大赢去备车。

    恐怕曲昭这是不能忍下去了,至于叫他回府干嘛! 恐怕得回去才知道。

    “好的,少爷。”

    大赢点点头,又一阵风似地跑远了。

    懒懒起身,曲仲伸手召来小厮,让他去把自己回府之事告知常丰总管和杜少爷。

    说完,自己打算进说书馆去跟姚文轩和外祖父说下。

    没想到才进大门,曲仲就瞧见姚祖父正气急败坏地往后面走。

    而姚文轩耷拉着脸,一直跟在身后。

    看来这是被自己说中了。

    算了算了,这种时刻自己还是别撞上去了。

    而且看外祖父和舅舅们也在聚精会神地听着。

    曲仲打消了去打招呼地打算,跟张掌柜的说了声,就提步离开了。

    曲府

    一路快马加鞭,曲仲终于赶在天黑前到了曲府。

    “二少爷。”

    应该是曲昭吩咐过,看曲仲才下马车,管家就迎了上来,脸色有些古怪。

    “嗯,父亲何在。”

    无视了管家的脸色,曲仲直接问道。

    “老爷在三少爷院子里。”

    管家跟在曲仲身后小声地说道。

    这才半天时间,府里发生的事早就传了出去,他再不小声些,恐怕明早整个溪川郡都能传遍了。

    咦?

    这事还没处理完?

    从事情发生到他从识君阁赶回来,怎么的也得有三个时辰了,怎么还没完。

    “是是孟大少爷上门来了。”

    瞧了瞧四周,管家做贼一样地说道。

    “啥?”

    曲仲惊讶,这孟辰元竟然找上门来了,这是什么情况

    他在府里好歹待了十几年,这么一出现府里的下人不都知道他是曲辰元了。

    这是智商下降为零了?

    “孟少爷跟大少爷长的有几分相似。”

    果然,曲仲才这么想着,管家的就满脸惊恐地说道。

    这哪是十分相似,除了穿着不一样,长的几乎是十分相似。

    “管家您是忘记了,大哥和这个孟公子可是同父异母。”

    瞟了眼管家,曲仲睁着眼说瞎话。

    曲辰元非曲昭亲生的事,府里上上下下都知道,这没有什么好欺瞒的。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管家这才解了心头疑惑,没做他想。

    杉高院内。

    曲昭面沉如水地看着孟辰元,这是两人时隔一年才第一件相见 。

    曾经的父子,现在就只是陌生人罢了。

    “所以,你要待如何。”

    叹了口气,曲昭终于还是软了几分,半阖着眼皮问道。

    “我想先见见柳大小姐。”

    眼眸一眼,孟辰元忍着心里翻滚的心绪,这句话像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似的。

    “可”

    曲昭刚想拒绝这个要求。

    “我只是见她一面。”孟辰元起身,瞳色瞬间冷了下去。

    他本可以直接闯入后院去见人,可面对这个养了他十几年的人,终于还是低下身段开口征询。

    “爹,就让孟大少爷去吧。”

    刚跨进门槛,曲仲开口。

    见吧见吧,见了把人带走就更好了。

    “仲儿。”

    曲昭抬眼,见是曲仲,也就挥了挥手让孟辰元去了。

    “这府里一日都不得消停。”

    疲惫地靠回椅背,曲昭望着屋顶出了神。

    当年因为张氏临死地恳求,他心软留下了孟辰元,就是怕这孩子去了孟府活不久。

    可养了十几年了,这父子缘分说断就断了。

    而庶子曲高,花地心思也并不比曲仲少。

    可是呢,怎么就养出了这么个不孝子,白眼狼。

    “爹。”

    曲仲轻唤,伸手搭上了曲昭的肩膀。

    “没事,爹只是多想了些。”

    欣慰地拍拍曲仲的手,曲昭扯了扯唇角,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爹,你不是还有我吗?等你告老还乡了,我带着您和娘到处去玩。”

    狗腿地给曲昭捶背,曲仲画着大饼。

    “你这小子,不气死我和你娘就算好的了。”

    笑着戳了曲仲的额头两下,曲昭意外地感觉心里轻松了不少。

    这一年多来,仲儿这孩子变了不少。

    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曲昭觉得,他说的话未尝不能实现。

    “你祖母呢,有没有把祖母送回院去。”

    以为罗氏是跟曲仲一起回来的,曲昭担心这孩子进了大门就忘记了送祖母回院子。

    祖母

    罗氏

    捶背的手一停,曲仲转着眼珠,脑子快速运转,想着该怎么说才能少挨揍。

    他今日走得匆忙,竟然完全忘记了罗氏还在识君阁,就自己颠颠地回来了。

    “祖母还在识君阁。”

    支支吾吾地终于还是说了出来,曲仲伸出手心,等着挨打。

    “你这臭小子,夸你两句,你就什么都忘得干干净净了。”

    捡起桌上的书本,打了曲仲的手心几下,曲仲才忙吩咐管家去接人。

    一时忘记了。

    揉了揉发红的手心,曲仲知道曲仲这是真下可狠手了。

    不过

    他也确实该打,走时还记得去跟姚文轩打声招呼,自己的祖母倒忘记了。

    “爹,曲高,三弟这事你打算怎么处理。”

    本想说曲高这厮,眼瞅着曲昭眼神不对,才立马改口成了三弟。

    “柳尚书之意是速速成亲。”

    出了今天那丑事,柳夫人又惊又怒地回府了,连自己女儿都没有带走。

    没一会就带了柳尚书亲自前来。

    柳尚书倒没有一丝震怒,反而催促曲昭把亲事提前。

    这老狐狸

    这是知道了自己马上又要再进一步,提前站队呢。

    “可,孟辰元。”

    想起书里两人的虐恋情深,曲仲觉得这事应该没有这么快了结。

    说不得一会柳心妍直接跟着孟辰元离开了。

    “那就看那柳大小姐怎么选了。”

    凉凉一笑,曲昭起身。

    孟辰元也去了好一会了,这话也该问完了,也是时候去看看情况了。

    这么一个轻浮的女子,竟然让两兄弟争的头破血流,他倒要去看看是何方神圣。

    “嘿嘿,我也去瞧瞧。”

    有热闹不看是王八蛋,曲仲连忙也跟在曲昭身后。

    “你不会也被这女子迷住了吧。”

    回头看一脸兴奋的曲仲,曲昭心里升起一丝担心。

    依着孟辰元和曲高的性子,一个冷情,一个阴寒,可两人都陷了进去。

    就仲儿这拈花惹草的,见着这貌美的女子不会也陷进去了吧。

    “不会的,爹,我见过。”

    贱贱地摆了摆手,曲仲小声地把自己在青楼里见到柳心妍的事说了说。

    “真是轻浮。”

    一甩袖子,曲昭怒色爬上脸庞。

    虽然天启朝对女男女大防没那么严厉,可这女子逛青楼之事也是闻所未闻。

    不过又一想到这女子夜闯曲府,也就释然了。

    “走。”

    加快步伐进了左边的厢房,曲昭下定决心,这女子他们曲府娶不起,

    如果高儿执意要娶她进府,那只有让他提前分出去。

    “爹,一会你下手轻些。”

    搓搓手,曲仲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房里动静很大,曲仲还听见茶壶摔到地上的脆响声。

    咯吱

    曲仲推开门,扫视了一圈房里的情况。

    嗬

    门口不够宽,曲仲只能从曲昭身后伸了个脑袋去瞧。

    房里,孟辰元正和曲高打成一团,柳心妍跌坐在一旁,低头啜泣。

    见门被推开,柳心妍不由得抬头看向门口。

    曲昭和曲仲两人同时抖了下身子。

    曲昭就这绝世美女?

    曲仲鬼啊

    不知是今日心情不佳还是擦粉的时候没看清楚,柳心妍脸上厚厚的香粉被泪水冲开了两条泪痕,加上毛毛虫一样的眉毛。

    曲仲捂住眼睛,不打算再看第二眼。

    “二少爷,刚孟少爷进房撞见三少爷在给柳小姐描眉,所以打开了。”

    大赢鬼魅一般的身影出现在曲仲伸后,还凑到他耳边说了这些话。

    猛然出现的声音真是吓了曲仲一跳。

    回头踢了一脚大赢,曲仲拍拍胸口“吓死小爷了。”

    捂着屁股退后几步,大赢委屈地直瘪嘴。

    他为了少爷尽心尽力,结果还被踢了。

    不过,转念一想,大赢又乐地咧开了嘴。

    少爷终于又踢他了,嘿嘿!

    曲仲毛病

    “别打了。”

    后面的动静没有引起曲昭的主意,只一心看着前面这糟心的几人,不由地大喝一声。you改网址,又又又又又又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网址  新电脑版网址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