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前些日子可去周围打探过了,靠近山坡那有个庄子有个天然的大坡。

    这可是夏天滑草,冬天滑雪得好地方。

    再加上庄子里的那条河,曲仲觉得这地用来做娱乐的地方再适合不过。

    于是,他打听了一圈,打算干脆把这个庄子也买下来。

    反正,挨着他们这片的庄子都在贱卖,大家都恨不得早些脱手,那他干脆多买几个,反正现在有钱不是。

    “你还嫌不够?”

    曲昭放下筷子,优雅地用帕子擦了擦嘴,刚才丫鬟们的眼神他注意到了。

    他可没打算让曲仲真的去经营什么庄子,现在世子的位置保准是曲仲的,以后也能蒙荫个闲职啥的。

    “爹,要做就做大的,反正我有爹和娘的私库。”

    曲仲一副吃定两人的表情,还拍了拍自己的荷包,里面都是银票。

    “臭小子。”

    上值的时间已到,曲昭起身拍了下曲仲的头,才悠闲去耳房洗漱了。

    “娘,我也先走了。”

    等许氏用完饭,擦了擦嘴,曲仲就迫不及待地起身,猴急猴急得要窜。

    “你这猴子,去吧。”

    许氏这几日心情不错,整日都笑眯眯的。

    实在是现在府里糟心的事少了不少,婆婆受不了打击一直待在院子里不出门。

    老大那个阴郁的眼神也没在了,就是小儿子一直不着家。

    派人去找了好几次,要么就是在好友家,要么就是住在客栈不愿着家。

    “高儿这孩子,还别扭呢。”

    跟身边的婆子嘟囔了几句,许氏就忙着去打理家事了,这么大一个侯府,每日的事可不少。

    “瞧,这就是你们以后住的屋子。”

    指着两座院子,曲仲兴高采烈的介绍,他早就受够了每日在尖叫声里醒来,以后他耳根子就清净了。

    这两座院子被修成了整整齐齐的三排房子,每座院子里都把上房和东西厢房都修成一样的房子。

    里面都是三间卧房,一间堂屋,一间厨房,一间茅厕。

    所以一个院子里可以住下三家人。

    “你们自己看看住哪,一家人一排。”

    跟个导游一样,曲仲就差举个小旗子,身后带着一群尾巴在后面。

    “哇,这房子真宽敞啊。”

    一边摸着明亮的窗户,赵婆子一边感叹,这少爷真是阔气,竟然给每间屋子都装了玻璃,瞅着可不便宜。

    “是啊,你瞧见了那个茅厕了吗?”刘婆子也凑上前来说道。

    “咋了?”

    周围人问,他们光忙着看屋子呢,还没来得及去看。

    “少爷说,用水一冲就下去了,那玩意儿以后还能做肥料。”

    刘婆子一拍大腿,眉飞色舞的描述自己见到的稀奇。

    “好了,你们自己看着分了,我要忙其他事去了。”

    瞧着周围崇拜地看着自己的眼神,曲仲有些不好意思。

    “罗小二,你就暂时做主管啊,你管分屋子的事。”拍拍这个半大孩子的肩头,曲仲鞋底抹油,溜之大吉。

    再呆下去,他怕自己脑子一热,又做出什么乱答应人的事。

    前次在人牙所他就是一时脑昏,才买了这么一群残兵弱将回来。

    最后还得靠许氏,所以他现在在这院子旁边还在加盖屋子,等建好了,许氏就去买人。

    “真是没用,连纨绔都做不好。”

    自言自语地嘟囔,曲仲一边轻轻地给了自己一个耳刮子。

    “少爷,我觉得你纨绔做得挺好的,你瞧你买的这些人,一般人谁会买。”

    大赢亦步亦趋地跟在曲仲身后,立马出声。

    “不说话,你会死还是怎样?”

    咬牙切齿的瞪了眼大赢,曲仲再一次对自己的选择懊悔不已,原来,从一开始他就错了。

    接下来,他就要打算教这些人种草莓了,现在正好开春,土都化了冻,正适合翻土。

    这段时间,玻璃房也建的差不多了,他也得去瞧瞧。还有前面的酒楼和茶馆,现在也开始动工了。

    还有卖庄子的事,也得他自己去谈。

    不能想,一想就是一脑门子事。

    身边也没个得力的人,要不好多事都能当甩手掌柜。

    瞥了眼身后正挖鼻孔挖得开心的大赢。

    曲仲还是再找找吧,就这货,他怕坑死自己。

    哎

    一声长叹,曲仲望天。

    没想到,这一忙就忙了大半年。

    这半年,曲仲几乎也住在了庄子上,连曲府都很少回了。

    就连学堂,他打着为大哥守灵的旗号,早就没去了,现在学堂里还在猜测曲仲是不是被临阳侯关在府里了。

    没想到,倒是姚文轩最先找上曲仲。

    就在曲仲正待在草莓棚里盯着庄园里的下人们给已经绿油油一片的草莓喷洒清水。

    这已经是第二批移栽的草莓苗了,前几个月的第一批下地没有渡过休眠期,全死了。

    所以他现在才这么紧张。

    这可不是他那个世界,虽然有玻璃房子,可种植全靠他前世的经验累积,全凭感觉来的。

    现在这批渡过了这期,他又把种植基床加高,终于看见开花了。

    等过两天,他就要带头来教工人们摘除多余花蕊。

    “好热啊。”

    才走进玻璃房子,姚文轩就皱眉退了出去;“曲仲,你出来。”

    “来了。”

    边擦着汗,曲仲边晃悠着出了温室,脖颈上挂着的布巾就湿透了。

    “你这是像什么样子啊。”

    姚文轩用手扇风,隐隐闻见了曲仲身上传来的臭汗味。

    这么一个好好的世子不做,跑到这犄角旮旯来种地,现在还把自己搞成这种样子。

    “怎么样,是不是很凉快。”

    朝姚文轩转了一圈,曲仲兴奋展示自己的杰作。

    他嫌广袖长衫做事不方便,专门找人做了几件短褂子和七分裤,就是这另类的装扮,也在庄子上掀起了一阵模仿潮。

    因为实在是做活的时候凉快啊。

    “你父亲没让你回去?”捏着鼻子,姚文轩问,声音显得瓮声瓮气的。

    “回啊,我每月都回府的。”

    虽说一开始两夫妻都不同意儿子搬到庄子上来住。

    可最后还是拗不过这个儿子,忙这庄子的事总好比去青楼闲逛的好。

    “过两日就是皇家御驾去北苑的日子,可是通知了带家眷前行的。”

    皇上每年的八月,会去皇家的猎场北苑举行一场狩猎,算是为秋收祈福。

    “我爹好像给我写信了,我还没看呢。”

    曲仲一拍脑门想起,前几日就送来的曲昭手信,当时自己是扔在哪来着。

    “到时,四皇子也去,我想把你引荐给四皇子。”

    姚文轩说出此行来的目的,虽然知道好友无心官场,可好歹临阳侯府已经站在了四皇子一派。

    他觉得带曲仲去认认人也好。

    到时这个破庄子也能挂上四皇子的名头,至少没人敢觊觎。

    “我去你说狩猎?”

    曲仲本想顺势拒绝来着,脑子里猛地想到了书里四皇子的伤,不就是狩猎时受的。

    “我去,我今夜就回府。”

    最关键的时刻来了,只要这回阻止了四皇子受伤,那这皇位不就是妥妥是他的了吗。

    那救人的自己不就有了天底下最粗的一条金大腿么。

    好像无意间吸溜了一下口水,曲仲美滋滋的砸了砸唇。

    “带我看看你的庄子。”

    见不得曲仲这幅傻样子,姚文轩提议。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920 11:10:03~20200922 17:08:5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浮尘 153瓶;无c赛高 10瓶;二公子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you改网址,又又又又又又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网址  新电脑版网址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