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桂山,曲仲翻看过地理志,就在溪川郡往西十里左右,这个庄子就在山脚下,背靠着山里。

    “这也太荒凉了。”

    几人刚下马车,姚文轩四处扫了一圈,就不满的皱眉。

    实在是面前这扇摇摇欲坠的大门旁到处都是荒草重生,连个人影都没有。

    杜成季也没想到父亲给他的庄子如此荒凉,涨红了脸羞愧的挠着脑袋,“我再回去找我父亲换换。”

    “不用,咱们先进去看看。”

    大手一挥,曲仲毫不在意的推开了大门。

    他上山下乡,什么没见过,这点荒凉算得了什么,比起那些半山腰的梯田,这毕竟还是平原。

    咯吱门开了。

    哐当

    大门被推开,而后毫不留情的从门框上脱落,砸到了地上,扬起漫天的尘土。

    “呸呸呸!”

    一边掩着口鼻,几人一边狼狈的退后,尤属最前面的曲仲最惨,被尘土撒了个满头满脸。

    “杜成季,你给老子说清楚,你这是在戏弄我们?”

    一边用手徒劳的扇着,姚文轩恶狠狠的看向杜成季。

    杜成季我也很绝望啊!

    几人站在门口看着这扇已经没有了门板的门,纷纷不打算再进去瞧瞧了,里面指不定荒成什么样呢。

    只有曲仲随意的抹了把脸上的灰,还是打算进去瞧瞧。

    “要不,你们等着我,我自己进去瞧。”

    身上的长袍碍事得很,曲仲干脆把衣摆全卷起来在腰间打了个结,从边上找了根树枝跨进了门槛。

    “等我,我也一起去瞧瞧。”

    杜成季犹豫了一小会,比起姚文轩他还是更愿意跟着曲仲走。

    “还有我。”叹了口气,吴原也跟上。

    “真是自讨苦吃。”

    嘴里骂骂咧咧的,姚文轩也顺手捡了根树枝,不情不愿的跟上了。

    意外的,走进去比起外面来好了不少,看的出来是有人打理过的。

    这庄子其实看下来并不大,就两百多亩,最东边是可以住人的两个小院子,现在早就空了下来。

    从动往西走,就是十几亩的水田,现在全干涸了,只可怜兮兮的在田埂上长了些杂草。

    绕到最东边,就是好几排的牛棚,现在早就没牛了,有好些连顶都垮掉了。

    “你这庄子,能种粮食的就那十几亩的地,杜老爷这真是好算计啊。”

    越看越气,姚文轩再一次狠狠瞪了瞪杜成季。

    这个杜家真就是应付应付曲仲这个纨绔子,不想得罪曲昭罢了。

    “我也不知”不知该如何解释,杜成季只能缩着脖颈,紧紧贴在曲仲的身边。

    这庄子以前应该是用来养牛马的,整个庄子里到处都是干了的牛屎。

    蹲下身,曲仲捏起一把土,细细的看了看。

    难怪

    这土质根本不适合种植粮食作物,这是砂质土壤,捏在手里特别的疏松。

    而且看这土质的结块程度,曲仲觉得这个庄子恐怕是种过玉米之类的作物,导致现在土壤的肥力不够,所以才被荒了下来。

    不过

    别人也许因为这事得翻脸,可他不会啊,他正需要,他手里的草莓正需要这种土质。

    加上现在玻璃的泛滥,这里一年四季都能种草莓出来。

    至于土地的肥力,后面不是挨着成片的大山吗,山上的腐殖土可是上好肥土的东西,加上这满地的牛粪,简直绝配。

    “你看,你都把曲仲气傻了。”姚文轩丢了树枝上前拉曲仲起身“我那还有好多庄子,你去选,我送你。”

    顺着力道起身,众人这才看到他的表情。

    这哪是不高兴,简直乐的眉飞色舞,连眼都眯成了一条缝。

    “这庄子好啊,甚好。”

    激动的搂住杜成季的脖颈,曲仲不怀好意的盯着他的头顶。

    “这种好的庄子还有吗,我买了。”

    “我真的错了,我把我这个也给你吧,不要银子。”

    还以为曲仲这是在讥讽他,杜成季急的满头大汗,慌乱的掏着怀里的地契。

    他今夜一定要回去质问父亲,为何这样害自己。

    如果不是曲仲在这,今天他恐怕会被姚文轩给揍死。

    “安心,安心,我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庄子,我可是大有用处。”

    安抚的拍拍小胖子的头,曲仲乐呵呵的看着姚文轩。

    “我有朋友送了我些种子,我打算在这个庄子试试。”

    “我管你。”

    气呼呼的抄手不理曲仲,姚文轩简直觉得自己一片好心都喂了狗。

    “我说的是真的,你瞧好吧。”

    狗腿子上前给姚文轩捶着手臂,曲仲咧着大嘴笑的傻兮兮的。

    没想到这个灭天灭地的反派对他是真的好,虽然爱翻白眼,可这白眼里满满里可都是友情啊。

    “滚”

    姚文轩使劲翻了个大白眼,对于自己为数不多的好友真是深感无奈。

    两人认识快十年了,从最开始的追鸡撵狗,到现在的想一出是一出,自己是脑子不好使,才每次都跟着去受罪。

    “嘿嘿!”

    除了有点没人气,曲仲感觉这个庄子他完全是满意至极。

    这几百亩的庄子,计划好了,说不定还能成个农家乐啥的。

    农家乐

    古代版的农家乐

    一拍脑门,曲仲确定了自己以后的目标。

    哼!

    就算没有金手指,我也能白手起家,小系统你等着。

    系统我等着呢。

    回府第一件事,曲仲就钻进了书房,依照下午看的记忆画了张地图,打算一会合计合计该怎么修缮。

    砰砰砰

    “二少爷,老爷让您去书房。”

    大赢的声音在门外想起,说完还贼头贼脑的开了个门缝瞧瞧少爷在做啥。

    “让你偷看。”

    随手捡起一本书,就砸向了门口。

    “等着,我一会回来就撤了你的名头,看你还敢不敢蹬鼻子上脸。”

    这个大赢,几天前还是畏头畏尾的跟在他身后,这才几日,就开始窥探他在干嘛了。

    如果不是人太傻,就是受了父亲母亲的指派。

    “少爷,我再也不敢了。”

    委委屈屈的缩着肩膀跟在曲仲身后,大赢迈着小碎步啰里啰嗦的把早上曲仲走后府里发生的事给曲仲演了一遍。

    曲昭找了于嬷嬷来这件事本就没避讳府里的人,所以没多久,这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府里。

    罗氏没多久就杵着个拐棍气急败坏的赶去了书房。

    书房里说了些什么,下人们倒是不知道。

    可最后,出房门时,曲昭的脸阴沉的快滴出水来,出门就招了小厮直接去了孟府。

    而罗氏更是夸张,是被两个婆子背着出来的,出来时嘴里还在念着作孽作孽。

    曲高跌跌撞撞的奔了出来不知去向,许氏追着出去也没找到人。

    曲辰元是最后一个出来的,失魂落魄的回了自己的院子,现在还没什么消息传来。

    啧啧啧

    这场大戏,真是可惜没看见。

    “那,那个于嬷嬷是怎么处理的。”

    这个狠毒的婆子一直装的慈眉善目的在府里游走,除了看过书的曲仲,恐怕谁也没看出来她的狠毒。

    不过

    这孟文光也是神奇,他连锦姨娘都不会放过,怎么会放任于婆子一直留在曲府成了他的眼中钉?

    难道

    难道这婆子原本就是孟文光的人?

    “这婆子现在还关在柴房呢。”

    大赢神秘兮兮的附在曲仲耳边还补充道“下午她还收买了丫鬟出府送信,可惜被老爷给抓住了。”

    “哦?送信?”

    疑惑着,曲仲叩响了门。

    “进来吧。”

    里面传来的声音显得很是疲惫。

    “父亲。”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905 14:43:29~20200906 15:33: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星星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you改网址,又又又又又又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网址  新电脑版网址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