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书楼 > 都市小说 > 贵府嫡女 > 第四章 大婚
    心中不可告人的秘密被生母一语道破,姜瑜只觉得羞愧难当,紧咬着嘴唇,强忍着眼中的泪水。林姨娘推开门,见她这般样子,知道她必定是心中有所松动,便又软下了声音。

    “娘今日罚你,是为了防止你他日出错。你以为你很聪明,能打着自己的如意小算盘,可旁人早就将你心中所想猜了个十之八九。在这内宅里讨生活的女人,哪一个不是玲珑心肝。你二姐姐仁慈,又知你本性不坏方才不与你一般见识。倘或他日你在婆家作出这种事情来,谁还能容忍你?恐怕早就死在别人手中了。人但凡心中有了欲念,行事必有不妥,也必会留下痕迹。莫要自作聪明,守拙方可图个安稳长久。你可懂这道理?”

    姜瑜回忆起姜采的种种表现,更觉脊背发凉,又因实在本性不坏,一时思想出了偏差作出这样的事情来,已是后悔不已。忙一把抱住林姨娘的双腿,哭道,“娘,女儿知错了。女儿再也不做这样的事情了。”

    林姨娘见她是真心悔过,到底是自己女儿,跪了这么久她也心疼。便亲自将她扶了起来,自取了手帕替她擦泪。“你既真心悔过,便自明日起抄十遍《女则》吧。这些日子莫要再出门了。”

    姜瑜知道林姨娘是在保护自己,更觉得心中愧疚,低着头由林妈妈扶着回了自己的房间。

    姜采出嫁之前本就慌乱,见姜瑜足不出门,林姨娘又前来送了贺礼,便知是林姨娘管束住了姜瑜。二皇子眼下正是皇位继承者的热门人选,不敢行差踏错,倒也不必担心他与姜淮能闹出什么。思来想去也无非就是想和她抢王妃之位的花雨柔背后怂恿,难成大器。

    自打知道了安太妃去太后娘娘跟前亲自回绝了锦乡侯府想送女儿进王府的事,姜采便对太妃和荣汶好感度飙升。原本不过是不在意这门婚事,眼下到颇觉得有几分顺意了。

    老太太见姜采这几日眉目舒朗,不见烦躁,反是一副娇羞姿态,也觉得孙女是觅得了良缘。想着不日姜采就要出门子了,心里头也颇有几分怅然。

    转眼就到了初八大婚之日,姜采一早便被拉起来梳妆打扮,屋内围了众多素日里都难瞧得见的亲戚。各个都是一脸喜色,左面夸姜采容貌出众,右面就要夸嫁衣华丽,一早来凑热闹的姜淮瞧着十分眼热,少不得又要抱怨几句。

    姜采深知她的性子,忙给碧柳使了一记眼色,碧柳会意忙上前进行吹捧和安抚。碧柳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哄的姜淮心中十分熨帖,早就把心中嫉妒的火苗掐灭了。

    因是前一世已经过了一次大婚礼仪,姜采此次早就没了紧张和不适感,每一个环节都稳稳妥妥,未出半点差池。反倒是荣汶有些手忙脚乱,直到了酒席散去入了洞房,仍是有些局促。

    此时的姜采早已经在碧丝、碧柳的服侍下卸了新装,换上了常服。端坐在喜床上等着荣汶。见他进门脚步有些踉跄,知道必是吃多了酒,忙亲自起身迎了上去。

    荣汶满脸喜色,见姜采着一身绛红色中服,发髻已经打撒,乌黑秀发瀑布一样披在肩上,衬得眉目柔和清丽。他紧握住姜采的手,眼中似有星辰。“总算是将他们都喝趴下了,能早些回来见娘子。”

    他本就生的俊眉修目十分好看,此时三分柔情七分眷恋更显俊朗。嗅着他身上的淡淡酒香,姜采竟觉得心中有一丝悸动,又见他这顽皮模样,忍俊不禁道,“王爷好酒量,想是醒酒汤备的多余了些。”

    荣汶侧目,见碧丝早已端了一碗汤汁放在了桌上。见姜采如此细心,只觉得周身如被和煦春风拂过一般。拉着姜采的手往紫檀木雕花的八仙小桌边坐了,“原本并没有喝醉,可瞧见娘子便醉了。自是要喝一碗醒酒汤的。”说着便将那汝窑彩绘的小碗端起来,喝光了碗中醒酒汤。

    姜采很自然的拿了帕子替他擦了擦唇边,荣汶一脸醉意,一面看着姜采手中的帕子,一面自怀中掏出一方手帕递给姜采。姜采将那帕子打开,上面绣着玄鸟图腾。正是当日她在寺中丢失的那条。

    “今日你我能结成夫妇,大概便是缘分使然。”荣汶声音低沉和缓,眼底总有微波涌动。

    这段时间的过往回忆起来,姜采心中也起了涟漪。大概也将这桩婚事的前因后果猜了个七七八八。原来以为不过是命运的推波助澜,如今想来,他竟是暗藏几分真情。姜采说不上来此刻心中到底是什么感想,屋内安静的只能听见彼此的心跳。烛光摇曳,一对璧人执手对望,美好的似画一般。碧丝和碧柳两个对视一眼,皆是脸上带笑悄悄的退了出去。

    “我见娘子并没有想要告知我当日实情的意思,本也想按下不提。可我听舅兄说,娘子最是重情义的人,若一心以为我娶你是为了救你,日后你我夫妻难免恩多于爱。”荣汶看着姜采,一字一句认真说道。“婚前我也仔细斟酌过,想娶你为妻也并不是因为当日你对我有救命之恩。而是多日的相处中,喜欢你的沉着冷静,爱慕你的果断坚强。我是心悦于你,方才娶你。与别个毫不相关。”

    新婚之夜的表白虽然来得十分突然,却有力的叩响了心门。姜采觉得荣汶这双深邃的眼睛似有魔力,将她牢牢的吸住了。前世今生种种如一祯祯画面自眼前略过,许多人影交错,最终定格成了眼前荣汶的样子。正要开口回应,又听荣汶道,“戏本子里好听的山盟海誓我都不会说,但我只一句话,只要我在不论内宅外院,决不让娘子受半分委屈。若有违背……”

    见他竖起手指做起誓状,姜采忙伸手按住他,“王爷的心意我都懂,自也愿意相信王爷此刻情深。这世上最不抵用的就是誓言,你我之间不必多说,倘若事态所迫或是人心有变不复往昔恩爱,只管念着今日的好,不生恨不生怨。往后日子长长久久,但愿你我夫妻风雨同舟,一生顺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