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书楼 > 都市小说 > 贵府嫡女 > 第一章 婚前集训
    婚期定下以后,姜采便被圈在院子里学规矩。

    王府不比其他勋贵人家,自然规矩极多。老太太是个要强的人,自然不准孙女有任何差评。她本就出自宫中,身边陪嫁皆是宫中人,当年也带了不少教习嬷嬷。可老太太以为,礼部那些老古董,闲来无事最喜欢的就是研究些花样规矩,一来在皇帝面前彰显自己的本事,二来也确实是一茬一茬不守规矩的姑娘层出不穷需要规制。为了稳固男权至上的地位,礼仪规矩自然是有传承有发扬。是以,老太太以为,为即将要嫁入王府的姜采请一个宫中当红的教习嬷嬷很有必要。

    连续给太后写了几封情辞恳切的信,只过了两三日,太后便很赏脸的将自己身边最得力的教习嬷嬷段嬷嬷送到了英国府。

    当日英国公借故政务繁忙没有回府,官位不高的三老爷亲自将段嬷嬷迎进了府中。很是殷勤周到的将人送到了老太太的屋子里。

    老太太端坐在紫檀木四季迎春罗汉床上,身穿一件暗紫色团花长比甲,精神奕奕。三位待嫁姑娘也都打扮整齐端庄的按序齿一字排开坐在堂上的紫檀木雕花圈椅上。对面坐着两位端庄持重,打扮低调的夫人。

    段嬷嬷一进门,便见两位夫人并三个姑娘齐齐起身。随后老太太便也由着身旁伺候的田妈妈扶着起了身。

    段嬷嬷在宫里混迹了一辈子,人情世故最是周到。忙迎上前去给老太太行礼,并恰到好处的热络扶住老太太。“这许多年不见,不见公主容颜衰退,身体却是越发康健了。”

    老太太和段嬷嬷是旧相识,见了她自是亲切。“你是早就出宫颐养天年的,我竟万万没想到太后会将你送了来。”

    段嬷嬷是宫中老人,年纪要比老太太小几岁。自一进宫,便被分在了当时的皇后,老太太的嫂子身边。老太太未出宫前,常在皇后处玩耍,自也与年纪相仿的段嬷嬷相熟。

    “太后体恤,知道奴婢惦记着老太太……”段嬷嬷有些眼眶湿润,惹得老太太也是一阵心酸。

    老姊妹见面,感慨万千的场面,让一旁的两位夫人和三位姑娘也都有所感念。

    老太太拍了拍段嬷嬷的手,“你在宫中大半辈子,跟了几代主子,规矩极好的。我这不成器的孙女儿教到你的手上,我自是放心。”说着便拉过姜采介绍给段嬷嬷。

    段嬷嬷见眼前的姑娘生的十分美艳,比之当时名震一时的梁夫人更胜一筹。只一双似喜似嗔含情目,瞧着便叫人心旌摇曳,更不要说那高挑摇曳身姿和周身亦柔亦刚的气度。

    姜采规规矩矩给段嬷嬷行了礼,“见过段嬷嬷,采儿愚钝,日后还要请段嬷嬷多费心教导。”

    段嬷嬷忙回礼,“姑娘太客气了。您出身尊贵,又是大长公主的嫡亲孙女,自幼见识不凡,自是聪颖过人。老奴能教的无非是姑娘不大熟悉的宫中礼仪罢了。”

    一番官方互吹之后,老太太又拉过姜淮、姜瑜,“这是我两个小孙女,如今也到了及笄的年龄,也要烦请妹子一并操心教导了。”

    段嬷嬷领了命,与姜淮、姜瑜两个说了几句话后。四太太乖觉,上前道,“到底还是母亲面子大,能请来段嬷嬷这样了不得的教习嬷嬷。几个丫头可是有福了。”

    老太太频频笑着点头,拉着段嬷嬷与自己一并坐在罗汉床上。端庄的三太太轻轻扫了一眼四太太,对老太太道,“殷嬷嬷与母亲原就是旧相识,多年不见必是有许多话要说。为的方便,媳妇打发人将荣寿堂旁边的院子打扫出来给段妈妈住,并拨了几个得力的丫头、婆子伺候。另也劈出来一件屋子,给段妈妈授课用。”

    老太太很是满意,点了点头。段妈妈忙恭顺道,“劳烦三太太如此周到,真真是太客气了。”

    “您是宫里得人敬重的老人儿,又是母亲的故交,我做这些都是应该的。日后有什么需要的您只管提,只当这里是自己的家,咱们都是自家的媳妇、孙女便是。”三太太温和有礼,很是亲和。

    段嬷嬷连连道了几声谢。四太太见这第一次的好印象全被三太太夺了去,心中有些不自在。可转念想到段嬷嬷再尊贵也无非是个下人,反倒心里平衡了些。便道,“母亲与嬷嬷是旧相识,自是有许多话要说。咱们就先行退下,让两位老人家多叙叙旧。”

    说着便起了身。老太太也正有此意,又吩咐了几句三太太几句注意好好照顾段嬷嬷,几个孩子要听段嬷嬷话等,便将人都遣散了。

    待屋里只余下两个老人,段嬷嬷忙收了方才的恭顺样子,拉着老太太的手上下打量,“你莫不是偷吃了太上老君的长寿丸怎的还这般年轻,竟没有一丝白发。”

    “怎么就没有了”老太太抻着脖子,用手拨着发髻,展示藏在发髻之下的白发给段嬷嬷看。

    “你这算什么,我日日一梳头发,便要掉下一大把来,根根都是银丝。”段嬷嬷不以为然,“瞧着你这般容光焕发,便知你这些年过的着实好。我自打被放出宫去,可有许多年没回京中。若非是前些日子那冤家过世,我也断不会回京的。”说着神态便有些黯然,见老太太要张口问什么,便又笑道,“也多亏了他死,若不然也没这个机会来你府上,与你见面。自上次你进宫朝圣咱们见那一次,可足足过了三十二年了。”

    想到上一次见面的情景,老太太也心中怅然。“那以后你便随着景仁皇后去了行宫,一走便是几十年。”

    段嬷嬷想到年轻时的那些峥嵘岁月,心中巨浪翻滚。想要倾诉些什么,可于岁月磋磨中当年那些想要热切表达的情感都已经淡到没有光华亦没有任何想要重新诉说的渴望。只轻轻叹了一口气。

    老太太也跟着叹了一口气,随后便转移了话题。“你瞧着,我那二孙女如何?你这些年跟着景仁皇后自是阅人无数,看人最准。”

    段嬷嬷不回老太太的话,只问道,“好端端的,为何要将孙女嫁给广安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