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书楼 > 都市小说 > 贵府嫡女 > 第一百九十九章 身世
    广安太妃回府后便吩咐人将这一身的品装换下去,换了一身家穿的常服。一身松散的靠在芙蓉软榻上,“进宫这一日,竟快要折腾散了我这一身的骨头。”声音有些有气无力的,只一力往身后柔软的引枕上靠去。

    朱妈妈端了一碗银耳莲子羹上来,“这是刚煮出来的银耳莲子羹,请太妃用一些吧。”

    广安太妃摆了摆手,“放在一旁吧,实在是吃不下。汶儿回来了吗?”

    “王爷方才来给太妃请过安,见太妃没在,这会儿被请去硕郡王府上吃酒了。”朱妈妈一面将那银耳羹拿给一旁小丫头,一旁回着。

    广安太妃微微蹙了蹙眉,“这硕郡王似是风评不甚好……”

    朱妈妈劝道,“如今王爷早已成人,眼瞧着就要成家了,自是知道轻重的。如今在京城不比从前漠北,自是人际交往多些。”

    广安太妃心中仍有些不安,可儿子素来有进退倒也放下心来,转头便询问一应婚事准备如何。“……听闻那姜氏颇有几分本事,在娘家便一直帮衬她祖母协理庶务,她若嫁进来,也好让我妥个清闲。”

    朱妈妈早就按着广安太妃的吩咐将姜采里里外外打听了个清楚。因着广安王府上接触的人家都是京中上流,多与英国府交好。姜采又素来待人亲和,与各家姑娘相处极佳,便是有人心生嫉妒想要诋毁也摄于英国府的势力不敢胡言乱语。是以,朱妈妈打听来的消息皆是正面消息。她笑吟吟道,“太妃是有福之人,必然是会娶得贤媳。奴婢听闻这姜家姑娘素来行事稳妥,为人和善,很是孝敬恭顺。在京中口碑极佳。”

    广安太妃连连点头,“王爷亲自相中的自是不会差的。原我因初来京中,人脉稀少,又素来不善与人结交,一再担忧他的婚事。却不成想他自己悄无声息的倒寻来了媳妇。先前见他去锦乡侯府去的勤,原以为是相中了锦乡侯府的姑娘。不料却是因他重情重义,感念花家姑娘的救命之恩。”

    朱妈妈笑道,“王爷自小便就是个重情重义的孩子,所以老王爷才视为己出,爱护有加。”

    广安太妃听了这话眉心一跳,朱妈妈自知唐突,忙又道,“如今王爷即将大婚,且娶了重臣之女,老王爷泉下有知也会高兴的。”

    想起亡夫,广安太妃神色暗淡下来,“老王爷一心只盼着汶儿能够平安顺遂,一辈子远离京城最好。可惜,人总是争不过命……”说着,叹了一口气,“眼下只求新媳妇能牵住他的心,也能化解了他心中的怨……”

    “王爷对姜姑娘必是用情极深的。前头刚说了,若是花家姑娘想要进门必须从侧门用小轿抬入,后头王爷就来求太妃去太后跟前退了花氏想要入府的念头。这般跋扈仍要迁就,可见王爷用情至深。”朱妈妈低笑,想起了王妃年轻时候的跋扈样子。

    “说来也是个厉害角色,倘或没几分本事,怕也不好在王府立足了。”广安太妃微微笑道。想起那日荣汶来求自己的样子,便觉忍俊不禁。

    听到姜采叫板的消息,广安王很是不安,为了给花羽柔留些念头以待日后有所用处,总不好自己去亲自拂了锦乡侯的面子,便亲自求到母亲面前。

    太妃漫不经心的端起茶碗,听着他的话,问道,“还没进门便这般跋扈,日后岂不是要在府上作威作福了?”

    “儿子原也是有这般顾虑的,可转念一想,她到底出身名门教养极佳,自是做事极有分寸也懂守礼节的。况且……”

    见广安王面露为难,太妃追问,“况且如何?”

    “况且儿子这里才刚有了犹豫,那边采姐儿便有退婚之意了。”广安王垂头丧气,一副没出息的样子。

    广安太妃心中对姜采倒颇有几分好奇,她这般做派倒与自己当年有几分相似。“你就这么非她不可?好姑娘千千万,何必只恋着她一人。娘虽然在京中熟悉的人不多,倒可以去求太后指婚。毕竟多年妯娌,太后也十分疼你,自会给你寻一门更好的。”

    广安王急道,“再没人更好了。”

    “你喜欢她什么?”广安太妃挑眉,似有挪虞。

    “好看。”广安王一副老实样子。

    广安太妃人俊不俊,“噗……再好看的皮囊,终有年老色衰之日……”

    “有趣。”广安王又道,神态身份诚恳。

    “弹琴、作画,亦或是会唱几首小曲儿的人比比皆是,不独只她一个。”广安太妃继续挪虞,紧盯着广安王,似是在逗弄一只想要吃到小鱼干的猫儿。

    “好看又有趣,极有主见又行事淡然,似是经过时间雕琢的一本书,越靠近越能发现更多奥妙之处。儿子以为,这世间女子,再无一人可与她相比。”广安王更加诚恳。

    广安太妃摆摆手将屋内众人遣散,而后收了挪虞之心。“听闻此女命格殊异,又美貌无双。王爷是爱她品性高洁,才貌出众,还是信了那莫须有的命格之说?”

    广安王也收了那副老实本分的小男孩样子,将脊背挺直,目光坚定的看向母亲。“母亲既连命理之说都知晓了,恐怕也早已知晓儿子要娶她的内在原由。”

    广安太妃点头。“对于一个萍水相逢之人,甘愿已婚姻为筹码来相助,这做事让为娘的觉诧异。”

    “那日遇险,救我的人并非锦乡侯府三姑娘,而是姜采。”广安王咬字清晰,回答的很是干脆。“当日却是萍水相逢,采儿可出手援救,儿子没有不报恩的道理。”

    广安太妃很是吃惊,沉默半晌后,“罢了……罢了,一切皆是定数。这锦乡侯府着实可恨,冒领功劳,还想以此为要写踏入我们广安王府。真是厚颜无耻!”

    “锦乡侯兴许已知道了儿子的身份才故意攀扯结交,眼下宜静不宜动,我们只能按下不提。”广安王沉吟,“我原无心牵扯英国公府,如今既求得采儿为妻,自此荣辱兴衰也自要一并承担了。”

    太妃点头,“我自会去太后跟前为你求一求。可是儿啊,宠爱妻子自是无错的,可也莫要太过了。到底是要妻为夫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