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书楼 > 都市小说 > 贵府嫡女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内幕
    田妈妈一面往老太太身后塞引枕一面附和道,“老太太费心费力,当真是小主子们的福气。”

    老太太却是难掩疲惫,靠向身后引枕,凭着身子陷进软绵绵的织锦堆里,微微闭了眼睛。“若有半分办法,也不愿意委屈了栋哥儿去尚公主。女强男弱,总是要艰难些。”

    “二少爷是个好孩子……”田妈妈干巴巴回着,不知还该说些什么。姜栋是他看着长大的,是个人品端正,厚道上进的好孩子。可惜……

    “被他娘拖了后腿。”老太太叹了一口气,“老三媳妇一直是个聪明人,可如今却犯了糊涂。”

    想想这些年,几位媳妇相处下来,老太太最疼三太太。一是因为她老实持重,二是因为她心地善良。如今,眼瞧着她起了夺嫡之心,一步一步谋划,竟开始下手害起了长房嫡孙,确实诛心。田妈妈心里替老太太难过,掂量一番仍不知该如何开口。

    老太太似乎也没想听她说什么安慰话,只顾自道,“若是放在年轻时,我定是要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然后按罪处罚。可如今……”老太太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梁上渐渐有些褪色的油彩,角落的蝙蝠已经被岁月侵蚀的有些看不清原来的样子。“如今眼瞧着这国公府便日渐衰落,不复从前盛况。若在此时却因着门里兄弟间隙闹出龌龊来,这个家便真是散了。”

    田妈妈坐在一旁,替老太太揉着太阳穴,虽是上了年纪,手法却仍然轻柔温和。老太太原本觉得十分头疼,被田妈妈这样一按摩,顿时便觉的好了许多。语调也轻快了一些,“从前出了秦氏那档子事时,我便知道,这富贵堆里呆久了,老大已经大不如年少时机敏谨慎了。皇恩这东西,你有用时浩浩荡荡,你无用时却是荡然无存。通敌之罪,能这般高拿轻放,皇帝是看在梁氏留下的一双儿女面儿上。皇帝重感情,如今求娶了他最看重的昭和公主,咱们满府的富贵总算是更有了些保障。况且……圣上怜恤公主,日后赐栋哥儿一个爵位也未为不可……总不至于两房相争一个公爵闹得两败俱伤,冒个被削爵夺位的风险。”

    可瞧着方才三太太的样子似乎是根本没想到这一层,田妈妈看着老太太费力费神,又多添了几条皱纹,心里头很是心疼老太太。“国公爷和三老爷一定明白老太太的苦心。”

    “只是……委屈了采姐儿。”老太太怅然道,想起姜采自幼受到的委屈便觉得心疼。

    便是她作为这府上最尊贵的老祖宗又如何,哪里都有生存规则,每一个人都不能任性而为。但愿姜采自幼多受磨难,可将她打磨的更加圆滑,可处事周到。

    被心疼的姜采,此时正坐在屋内听碧柳回话。神情淡淡的,眼底却似是透出几分无奈和悲凉来。

    “……那日跟着孙少爷的妈妈们,都被打卖出府了。便是连那日在院子里修剪花草的人也都寻不到踪迹了。孙少爷的乳母,如今也说是因病哑了……”碧柳心中犹自愤恨。世上所有的巧合,多半都是蓄意为之。害姜子明的人真是心狠手辣,做事利落。

    “孙少爷院里的大丫头素英也投了井……”碧丝在一旁弱弱的加了一句,眼角含着泪。

    “春英素来与碧丝姐姐交好,如今这般走了,委实叫人难过……”金钗也扯了帕子擦泪,搂着碧丝单薄的肩膀,以示安慰。

    碧丝似是有些欲言又止,姜采见她神情,多少猜到一二。既然二人十分交好,自是有些端倪被她看了出来,眼下光景,不论是什么都不好说出来。

    金钗乖觉,见主仆二人如此神态,便借故要为姜采熨衣裳,退了出去。碧柳左右看看,也拉了宝环出去。

    屋内独留下姜采和碧丝两人,姜采依旧靠窗坐着,神态有些惫懒。

    碧丝站在姜采身侧,“姑娘,春英临走前来寻过奴婢,让奴婢来求姑娘万万好好照拂孙少爷,说三房……”碧丝声音渐渐低了下来,一双眼睛有些忐忑的去看姜采。

    “三房如何,你只管说便是。”姜采认真听着。

    “长房无主母,内宅大权旁落三房。时日久了,三太太起了夺嫡之心,同样是老公爷的嫡亲血脉,二少爷也是有资格承袭爵位的!”碧丝一口气说完,觉得胸口大石总算落下,顿时松了一口气。可瞧着姜采神色忽明忽暗,又分外忐忑起来。

    她说的话,有挑拨两房关系的嫌疑。为的明哲保身,实不该说,可为的一颗忠心,也不能不说。

    姜采如何不知她心中难处,招手让她坐下。淡淡道,“人一旦被权力滋养久了,是会变的,谁都不能免俗。如今公府没有主母,大嫂早逝后大哥一直没有续娶,似的后宅中馈玄虚。内宅平衡已经打破了,原本没有机会的人看到了机会,自然蠢蠢欲动。况且……三婶娘家受过重创,那些年她谨小慎微受尽委屈,如今娘家复起,她自是想要再博个前程。谁不想自己越过越好,越走越高。”

    姜采似乎既不生气也不愤怒,很是平静。碧丝见她这样,必定是为了大局忍下了委屈,心里更是替她不平和难过。“姑娘,三房这次若真的得逞了,后果不堪设想。”

    姜采摆摆手,“体弱多病,或是身有残疾的人都不能承袭爵位的。到底是自家血脉,不会真的要了人命。明哥儿长到今天仍然十分健康,便可知从前三房并无二心。如今怕是被人利用挑拨。当日的高度,明哥儿若是掉下来也断不会要了性命,最多折了手脚。三房再如何厉害,也不能只手遮天真的把所有人都处理干净了。”

    碧丝聪颖,即可反应过来,“姑娘的意思是……”

    “方才不是说,二哥定了亲事,对方是昭和公主吗?已圣上对昭和公主的恩宠来看,她的驸马断断不能只是个公府嫡子而已。”

    姜采如今越发的佩服起老太太了。如果彻查此事,必定会让两房两败俱伤,于国公府而言绝非好事。三房搞出这么多事端,无非是想要个爵位,与其争抢一个,不如再谋求一个,不仅稳住了府上太平,且更添了一层荣华。爱恨分明的老太太,能做到如此,可见其一生遭遇了多少事的打磨,才能如此。

    姜采叹了一口气,枉她活了两世,许多事情仍旧看不开,活的不够通透。比如眼下,和广安王的婚事……她真是是难以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