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书楼 > 都市小说 > 贵府嫡女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婚事之争
    姜采眉头微蹙,心里有几分不痛快。第一次落水险些丧命无人查问真相,第二次险些被人污了清白死了一个替死鬼,如今再次横遭惨祸竟是无人查问。更要紧的是,这一次并非寻常的闺阁女子争斗,对方的目标是姜柏唯一的血脉,这是夺嫡之争。

    英国府门里头的规矩真是松散的要命,已经经过一场巨大的浩劫了,仍然如此规矩不严,立事不周。满府都是瞧着精明,实则糊涂的人。这般折腾下去,恐怕这府的命数要尽了。

    英国府的荣华一旦不在,姜采现下所拥有的一切都将烟消云散。比之前世病重而亡更要凄惨几分。

    她叹了一口气,“祖母眼下身子如何?”

    碧丝回道,“自四舅老爷来了以后,悉心调养着已日渐好了。如今胃口也好,精神也好,只担心着姑娘的病。明日一早便打发人去禀告老太太姑娘已经醒了,想必老太太一高兴便大好了也未可知。”

    姜采点点头,碧丝素来办事稳妥,想的周全。只是有一点不好,防范心非常的低。姜采靠在床上,仍旧十分虚弱,声音有些虚飘,“三太太近日如何?”

    姜采病中几日,三太太一直忙里忙外很是照拂,比之四太太冷眼看笑话不知好了多少倍。碧丝心中对三太太很是感激,“姑娘病着这些日子,都是三太太一直照拂。且三太太娘家的二夫人也亲自来医治过姑娘。”

    “花二夫人懂医术?”姜采很是惊讶。

    碧丝目光有些闪躲,支支吾吾,“说是曾师从名家,医术了得。”

    姜采莞尔,“锦乡侯府真是卧虎藏龙。”各个师从名家。

    最要紧的是,插手别人家的事物轻而易举。老太太真是年纪大了……哎……

    姜采幽幽叹了口气,又觉得困意上涌,渐渐睡了过去。

    这一睡又是连续几日,众人十分担心。颜回却劝大家不必担心,她被梦魇困扰很久,身子很是疲乏,必须要多睡几日才能缓解。

    果不其然,姜采再次醒来的时候,精神头很足,人也觉得手脚轻便,全没有大病初愈的虚软无力,反倒似得了进补一般精力十足。免不得要夸口称赞颜回一番,并要亲自当面道谢。

    碧柳领着一众小丫头进来摆饭,心直口快,“姑娘若谢,合该谢谢广安王才是。若没有王爷舍身相救,颜回道长也是束手无策呢。”

    碧丝轻轻咳了一声,低头替姜采布菜,趁机瞪了碧柳一眼。

    姜采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与广安王何干?难不成他也师从名家,是个悬壶济世的名医?”

    碧柳端着五彩釉莲纹百鸟图小碗,一面替姜采盛粥,一面岔开话题。“姑娘,这鸡丝粥熬了几个时辰,里面的米已经熬制的十分软糯了,且这几丝也是用桂皮、花椒等数十种调料腌制过的,味道极好。您快尝尝。”

    姜采接过鸡丝粥,入口若是软糯,鸡肉毫无半点腥味,反而香滑可口,很是好吃。但是即便这样,话题仍然不能被成功转移,姜采吃了几口之后,又继续道,“既然是广安王救了我,那我当面谢谢广安王也是应当的。”

    碧柳嘴角抽了抽,姜采醒了以后,英国公就有些想要悔婚。英国公以为只是换了庚帖,并未行礼,大可以八字不合为由停止接下来的一切程序,给荣演留个机会。老太太坚决不同意,觉得姜采能醒过来是因为与广安王两人缘分殊异,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英国公不能这么过河拆桥不讲道义。他这般做人做事,老太太要跟他断绝母子关系!甚至哭喊着要去地下寻了老侯爷评评理,并且真的把自己关在了祠堂里,哭了一天一夜。母子两人不欢而散,孝子英国公第一次忤逆了老太太,老太太气火攻心,又病了。

    这些事情瞒着姜采还来不及,可是眼下碧柳却差点和盘托出。碧丝再次用眼神严厉的训斥了一番碧柳,并将话接了过来。“姑娘,您如今大病初愈不宜见客。等您大好了,再向广安王道谢也不晚。王爷为人宽和友善,是不会怪姑娘礼数不周的。”

    这话题转移的非常巧妙,看似再同你谈论一个话题,其实已经偷偷转换了概念。可是姜采素来思路十分清晰,于是又将话绕了回去。“他是如何施救的?”

    碧丝夹菜的手僵住了,碧柳借故要去给姜采熨衣服,偷偷溜了出去。宝环、金钗不知内情,也不能久留,皆找了由头退了出去。屋内一时间只剩下姜采和碧丝两个,姜采一直注视着碧丝,神情很是专注。

    碧丝觉得如芒在背。自小她与姜采毫无秘密,如今有事要隐瞒,内心非常的煎熬。

    可任谁听到自己昏迷时就稀里糊涂嫁了人必定难以接受,何况如今还有转圜余地。碧丝纠结的站在一旁,实在不知如何是好。

    “眼下只有你我主仆二人,该说的就都说了吧。”姜采放下手中银箸,很是严肃的看着碧丝。

    她们虽是情谊深厚,到底是为主仆。姜采如此正式,碧丝也只得从头到尾细细道来。将花二夫人如何救助姜采,英国府又如何和广安王府定下亲事事无巨细叙述一番。

    姜采沉默的听着,神情越发沉重。她这到底过的是什么人生,是一部精怪鬼神话本子吗?

    她无力的抚了抚额头,内心也十分同情好心救人还被英国公嫌弃的广安王。

    “如此说来,我与广安王都救过彼此一命,也算是恩情两清了。”姜采幽幽道,“这大抵就是所谓的因果轮回罢。”

    碧丝觉得甚有道理,“只是,姑娘如今这婚事……”

    “婚事哪里是我们自己可以做主的,只等父亲和祖母的意思吧。”这个时代的女人,可以在内宅中耗尽心血稳固自己的地位,但是却没有权利和能力去选择自己的归宿。从前的顾昭做不到,如今的姜采一样做不好。

    眼下要做的是,揪出害了自己的人!以牙还牙才是!

    姜采痊愈,对于许多人来说是一场噩耗。最先坐不住的就是花羽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