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书楼 > 都市小说 > 贵府嫡女 > 第一百八十八章 求药引
    花二夫人抬头看了一眼姜二夫人,虽眸中颇有深意,面上却是柔善温和模样。“又不是小孩子受了惊吓后魂魄离体,三姑奶奶多虑了。”

    二夫人尴尬的扯了扯嘴角,挤出一丝笑容。听花二夫人又道,“我今日带了药来,自可稳住她的病情。若要痊愈,怕是我的医术不够了。”

    二夫人眉头紧锁,“这可如何是好,采姐儿自幼丧母多历磨难,如今日子才刚好过一些。”说着便叹了一口气,心中多有忐忑和不忍之情。

    花二夫人低头看着姜采那张和梁氏七分相像的脸,“看在她娘的情分上,我也自会拼尽全力保住她的。”

    待碧柳将屋内熏香统统换掉之后,花二夫人便命人将她随身携带的药箱取来,让大家都去外面守着,屋内只留了贴身伺候的碧丝一人。

    待人都走后,花二夫人对碧丝道。“你去寻一炷香来点上,之后发生的事情不可与任何人提起。便是你们姑娘醒了要问,你也不可与她透露半分。”

    碧丝有些疑虑,花二夫人虽说自己同先夫人有渊源,可毕竟这许多年来他们并不知晓。

    见碧丝有些担心,花二夫人又道,“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妖魔而是人心。如今你们姑娘的病,寻常之法不可医,总要用些别的法子。倘若要旁人知道了,恐生事端。”

    碧丝聪慧,已猜透其中深意。忙转身去寻了一炷香燃上。

    花二夫人又命碧丝扶起姜采,使她与自己相对而坐。便在那药箱中取出一个紫檀木刻梅花的小盒子,打开后便觉一阵金光绽放,定睛去瞧,竟是一颗珍珠大小的翠玉珠子。那花二夫人托着珠子向空中一抛,待它落得与姜采眉心平齐时竟凭空悬在空中,又见花二夫人掌风催动口中振振有词念了几句什么,那珠子便隐没在了姜采眉心之间,竟与姜采融为一体了。渐渐的那金光也在姜采眉宇之间消散。

    这一系列动作电光火石,看的碧丝目瞪口呆。

    花二夫人起身,似乎有些脱力,身体晃了一晃才站稳。又命碧丝扶着姜采继续躺下,从药箱中取出一个青花瓷红盖子的小药瓶递到碧丝手中,“这是我配好的药,每日辰时用温水化开喂你们姑娘服下。这是三日的量,三日之后颜回道长自会来救治采儿。”

    碧丝接过瓷瓶,手有些微微颤抖,欲言又止的看着花二夫人。

    “有些事情看见了权当没看见,对彼此都好。”花二夫人垂下眼眸整理药箱。

    碧丝素来最守规矩,自是不再多问。

    自打花二夫人去英国府看过姜采之后,坊间便有传闻说姜采得了怪病,必要一味珍贵药引方能救活。而这药引稀有,长在长白山的雪峰之上,名为红参莲。

    荣演的确曾听说过长白山雪峰之上生长着一种红色莲花,入药有奇效。可雪峰险峻,常人难以登上。这花也实在稀有,便是千辛万苦登上雪峰也未见得能寻得一、二。

    被接回府上的安庆郡主,听说哥哥要去替姜采寻药引,急忙上前来阻挠。“这坊间传闻未必是真,况且那姜采与哥哥何干?为何要如此尽心尽力帮他。”

    安庆郡主娇蛮,便是人生横遭灾祸仍是如此。荣演虽然疼她,但却也对她失望至极。神色很是不耐烦,“我自有我的道理。”

    安庆恼火,从前有个顾昭与她争抢哥哥,如今又多了个姜采。她心中委实不畅快,“哥哥不会真如大家所言,被那姜采迷住了吧?怪不得众人皆说,那姜采亦是个祸国殃民的灾星!”

    荣演蹙眉,心中怒火已盛。“你这般胡言,可将自己的身份教养置于何地?如此捕风捉影乱嚼舌根,又与市井小妇何异?”

    安庆郡主冷哼,“我到委实羡慕的市井小妇,活的自在洒脱,充实快乐!”

    王府满眼富贵,却人情淡漠。每每总要惹出祸端来,才会被忙于政务的父兄关注。她徒有郡主名号,却不过是个庶出,知道的谁也不将她放在眼里。谁不知道,那王妃将她养在自己名下,无非是哪日也想拿她去和亲罢了!

    荣演见她仍是如此叛逆,已是失望透顶。“你若真喜做那市井妇人,不如便将你下嫁给寻常庄户人家,了了你这桩心愿!”

    “你……”安庆虽然叛逆,却更贪慕荣华,听见兄长这样说,十分气恼。拂袖而去。

    贴身婢女柳絮自端了一碗热茶递上来,问道,“世子当真要去替姜二姑娘寻那红参莲吗?”这丫头声音和软,眉眼虽不俏丽却自有一股温婉之态,让人瞧着便觉十分安心。

    荣演接过茶碗点了点头。

    柳絮站在一旁迟疑片刻后,仍是选择开口。“奴婢自知说这话有些逾矩,可还是劝世子三思。便是姜二姑娘再如何与昭儿姑娘相似,她们到底不是同一个人。世子也并非是真的喜欢姜二姑娘,不过是心中存着对昭儿姑娘的念想。”

    荣演用茶杯盖子拨弄着茶叶,并不开口,神色瞧不出喜怒。

    柳絮在一旁如坐针毡,荣演素有威严,如此不言语,更叫人心生敬畏。她手心薄薄沁了一层汗,立在一旁有些不知所措。

    半晌后荣演才开口道,“好,我知道了。今日无需伺候,你先下去休息吧。”

    柳絮知道自己是热了荣演不痛快,自知荣演脾气,也不敢在多做挣扎,只得唱了一声喏,便退了下去。

    世人都道颜回道长是得道仙人,想来定是一个仙风道骨的白须老者。可现实往往都和想象不同。那颜回道长不仅周身全无仙气,反而打扮的十分花哨。人也并非什么长眉白须的老人,而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郎。

    “颜回、颜回嘛,自然是有回溯容颜的法力喽。”随着颜回道长一道前来的梁四舅舅如此解惑。并懒得再多介绍自己的师父,而是拉着英国公道,“我师父乃是世外高人,凡尘的凡俗缛节、寒暄问暖一概皆不用招呼,快快先带我们去瞧瞧我大外甥女。这小可怜怎么才一年多,就又昏迷不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