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书楼 > 都市小说 > 贵府嫡女 > 第一百七十六章 蹭热度
    “这琴上细密散步小流水段间梅花断,金徽玉足,如此雅致,便也配一曲雅致的以助兴吧。”花羽柔落落大方,向在场的长辈福了福身,便在飞瀑流珠前坐下,缠上早就备好的甲片后,便开始抚琴。

    姜淮见她竟是有备而来,在姜采身边咬耳朵。“便是个琴痴也未见得要将抚琴用的甲片随身携带,花三明显是有备而来。非要一展才华,难不成是看上了大哥或者二哥?”

    姜采微微摇头,“大哥是续娶,她也不算大龄未嫁,倒也不至于。二哥是她亲表哥,若有什么额外想法,倒也不必非要一展才华讨好祖母。怕是另有目的呢。”

    有心机的姐妹已经很讨厌了,若再有有心计的嫂嫂,当真是糟糕透顶。姜淮越想越觉得不开心,看向花羽柔的目光中更露几分敌意。

    姜采静静的看着花羽柔,她端坐在哪里,琴音一起,竟有几分超然仙姿,音律节奏掌握极佳,配上飞瀑连珠时而铿锵时而清冽的音色,当真是人间少见的佳音。

    一曲下来,众人早已经被带入曲中意境。琴音绕梁,令人回味无穷。

    老太太忍不住赞叹,“真真是好琴艺。当年广安王妃已琴艺闻名天下,我有幸曾聆听过一次她奏,当时便觉如一般。如今再听花三姑娘这一曲,竟是不逞多让。当真了得,当真了得。”

    花羽柔听见老太太夸赞自己,忙起身行礼,“老太太谬赞,柔儿愧不敢当。不过是这琴极佳,才显得曲子格外好听。”一面说着,一面露出一副艳羡神色,恋恋不舍看向飞瀑连珠,一双素手留恋琴面。

    老太太素来是个大方人,倘若这不是御赐之物,兴许会一高兴就送给花羽柔。

    “你瞧她的样子,是吃准了祖母大方,吃相太难看了!”姜淮愤愤低声嘟囔。

    姜采垂眸抿了一口茶。越是露出贪婪神色的人,越不见得如此肤浅。这琴技恐怕是要多年苦练才能达到如此境界,锦乡侯如此费劲心血培养的女儿,断然不会眼皮子浅到看中了英国府的富贵,也不会因为一把琴便如此贪恋。

    她必定另有目的,只是姜采对她了解太少,实在猜不到她的目的是什么。

    锦乡侯府三姑娘在英国府菊花宴上一曲惊艳四座,很快便在京中广为流传,一时间花三姑娘美名极盛。更有专门写当今高门贵女的话折子里,将她描绘成才学精绝、貌美无双的京城第一人,一时间艳压京中众贵女。而常常被拉出来比较的,竟然是姜采。

    碧柳对此很是不服气,“不过是借了姑娘的好琴,才让她能在众人面前露个脸。若不是飞瀑连珠音色极佳,她也不过是弹了一首普通的琴罢了。如今倒好,那些写话折子的真是黑了良心,偏要吹嘘她,贬低姑娘!”

    碧柳越想越生气,手上的线团被揉的乱七八糟。

    一旁和她一起打线的碧丝瞧了瞧坐在窗下向外望风景的姜采,道,“你少说两句吧,没人把你当哑巴。”

    在这些话折子吹捧之前,京中琴技最佳的贵女是姜采。曾经众人都说,御赐古琴和姜采相得益彰。如今到是都在议论纷纷,说姜采暴殄天物,不若该把这好东西让给花羽柔。

    姜采忽然有些想明白,那日花羽柔的目的了。她大概是想要打响名头,寻个好姻缘。而京中之人最喜比较,若能“艳压”一个素有美名的姑娘,她自然便身价上涨。

    姜采在京中知名度颇高,一来是因为身份,二来因为容貌,三来也因为花边新闻颇多。花羽柔若能同姜采相比较,讨论度自然也高。各家夫人、小姐自然对她产生兴趣。纵然是那些素日里不在脂粉堆里打转的富家公子,也会对她有所耳闻,这样一来上门提亲的人便会多起来。一个流放后复起的勋贵世家,姑娘本来选择夫婿的主动权并不多,可这样一来,她便获得了主动权。

    真是好心机!

    “近来花三姑娘似乎和四妹妹走的很近。”姜采转过头来,看向碧柳。

    “是!”提起这事儿,碧柳更是愤愤不平。“四姑娘真是没骨气,原本还十分讨厌人家爱出风头,如今不过一只会说话的红头绿鸟就将她收买了。三姐姐、三姐姐的叫的及亲热,反而不怎么理睬姑娘这个亲姐姐了。”

    “她不理睬我也是好的。”姜采笑道。姜淮那不定性的性子,若是走得近了,指不定又瞧着姜采哪样东西眼红,生出嫉恨心要惹乱子。

    如今她们两人镇日里凑在一处,也未见得不真的相好。

    “如今,老太太也颇是心仪花三姑娘,她也会讨老人家欢心。便是这次老太太去广济寺礼佛,她也拜了帖子要陪老太太一起去呢。”碧丝提到了重点。

    往年老太太礼佛都要带着姜采,今年荣寿堂已经开始准备出门事宜了,可老太太却并没有向姜采表露半分要带她同行的意思。碧丝以为,姜采这是要失宠。

    “姑娘,您瞧见了吗。这位当真是有心计!老太太多明白的人儿,谁耍心眼都讨不到好处的,可偏偏就她蒙骗过了老太太!”碧柳急的将手中团线一扔,凑到姜采身边。“您也快想想法子啊。若是老太太如今对姑娘不上心,反倒是偏着外人,您的婚事可就堪忧了,原本前一阵……”

    眼见着碧柳要口无遮拦,碧丝忙上前拦住,“姑娘到底是老太太的亲孙女,哪里有放着自己孙女不管反倒是疼外人的道理。你快少说两句!”

    碧柳就算不说,姜采也知道。前些日子,京中有传了她与宁远侯的风言风语。这极其影响她的清誉。之前她又曾在祁王府小住,众人皆猜测她一直被宁远侯和祁王世子争抢,是以无人愿意触他俩的眉头来向她提亲。

    姜采的婚事,此刻竟成了一大难题。莫说去寻什么有情郎,便就是门当户对堪可嫁的人也没有。

    姜采素来淡泊不与人争抢,可被人当垫背和炮灰,似乎是不大能忍的。“打发人去将庆哥儿叫来,我有差事需要他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