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书楼 > 都市小说 > 贵府嫡女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出门
    姜淮善妒,众人皆知。彩英见她神色,已猜到了她内心一二。心下委实有些惊恐。听见姜淮不耐烦的屏退众人,忙不迭低着头退了出去。

    偏巧不巧和来寻姐姐的姜枫撞了个满怀,姜枫眸中瞬间电光火石,彩英吓的连忙跪地叩首。

    姜淮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在姜枫想要扶人的手还没落下时便大喝一声,“好没规矩的奴才,还不快滚,若在耽搁半分看我不撕了你的皮!”

    彩英吓的连忙垂头跑开,姜枫意犹未尽的看了看她远去的背影。走进屋来,“姐姐做什么发这么大的脾气。”捡起姜淮仍在地上的妆盒,重新放回到桌子上。在姜淮身边坐下。

    “如今娘不在了,我自是要替娘好好看管你,莫要被这些小蹄子勾了魂,耽搁了前程!”姜淮恨恨,瞪着弟弟。

    她自从失踪重新回来又被软禁以后,整个人的性子越发的乖张。姜枫心疼她的境遇,又素来对她极好,自是不会与她发生口角。心里头却是难免有些不是滋味,沉吟半晌后,“听闻明日祖母便要带着姐姐入宫了。”

    “是。”想到即将进宫,能见到荣沐,姜淮便觉得情绪略有好转。

    姜枫一直知道姐姐的小心思,将屋内的人都屏退后,思索再三开口道,“如今,二皇子已经与锦乡侯府的四姑娘订了亲,是太后赐婚……”

    “你说什么?”姜淮猛的起身,抓住姜枫的手臂。

    姜枫吃痛,瞧见姐姐的模样也着实不忍心。可想着若她不明真相明日进了宫又与那荣沐私下会面,总归不好。于是便将心一横,“如今锦乡侯已平反,为抚慰忠良,太后特意赐婚。二皇子要娶锦乡侯府的四姑娘了。如今懿旨已下,庚帖已换,再无回旋余地。”

    “怎么可能。”姜淮颓然的后退两步,跌坐回椅子上。“我与沐郎情投意合……”姜淮喃喃,眼中盈满泪水。

    姜枫上前捂住了她的嘴,“日后可不敢再说这样的话了。如今母亲获罪,圣上虽然格外开恩不累及家族,可我们也不负从前光景了。往后,凡事要靠我们自己,必要低调行事才行。”

    “锦乡侯为何会复起,圣上自己削爵的,如今又复起,还真是古往今来头一遭!”姜淮恨恨道,脸色越发难看。

    连皇帝都敢吐槽,委实吓坏了姜枫。忙又将姜淮的嘴捂住,“我的好姐姐,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这若传出去可是到脑袋的大罪!”

    姜淮方才也不过是一时气急,此刻后颈一凉,也是颇为惊恐。她推开姜枫,赌气的一转身。“你今日就是来提醒我,小心项上人头的吗?”

    看着姜淮这么不懂事,姜枫只能叹气。“许多日子不见,我自然是探望你的。如今娘不在了,唯独我们两个相依为命。”

    想到秦氏,姜淮便悲从中来,嘤嘤哭了起来。

    姜枫递了帕子给姐姐,“虽然娘不在了,我会好好照顾姐姐的。但求姐姐日后莫要在掐尖逞强,争一些无用的风头了。”

    姜淮想要辩驳,可回头瞧见弟弟瘦削的脸庞和灰白的脸色,也是心疼。点了点头。

    姐弟二人又说了些体己话,姜枫便告辞了。

    第二日天未大亮,英国府各院便忙碌起来,唯独姜采的琉璃阁甚是安静。

    宝环托着腮,仍有些没睡醒的样子。迷迷糊糊的问一旁的金钗,“这么好的机会姑娘为何不进宫呢。”

    “那耀眼富贵未必就好。”金钗一面煮茶,一面道,“咱们姑娘淡泊,自不去争那风头。今日中秋,广济寺正是香火鼎盛时。老太太着了姑娘去进香求签。你莫要在这迷糊了,快些起来打发人烧水,姑娘快要起身了。”

    “姑娘今日要出府?会带着咱们吗?”宝环一听来了精神。

    金钗伸手戳了一下宝环的额头,“就你贪玩,姑娘素来体恤咱们,你只管去把差事做好便是了。”

    “得令!”宝环跳起来,高高兴兴的往耳房去唤小丫鬟们起床。

    这边姜采才刚睡醒,便有人递了温帕子来擦脸,漱口后又递了罗汉甜梅汤。小丫鬟们鱼贯而出后,便由碧丝扶着姜采梳妆。

    殷妈妈此时掀了帘子进门,“姑娘,老太太吩咐往各院送了饭,特吩咐了田妈妈和邹妈妈两个陪姑娘去广济寺进香。”

    姜采略显惊讶,“田妈妈是老太太身边用惯的人,今日进宫合该陪着老太太才是。”

    殷妈妈颇有几分高兴,“那还不是老太太心疼姑娘,这才着了身边最信任的人。”

    姜采点头,心里头很是感激祖母。便命碧丝快些梳妆,草草用了早饭,便要去给老太太请安。

    才刚起了身,外面便道田妈妈和邹妈妈来了。姜采忙令人快些请进来。见两位妈妈要行礼,忙上前扶了起来,“妈妈们客气了,我正要去给老太太请安,叩谢祖母照拂。”

    田妈妈握了握姜采的手,“二姑娘的心意老太太都知道,晓得姑娘必是要去当面道谢,便叫咱们早些过来。这会荣寿堂正忙着,大家都在打点出门诸事,姑娘身子并未大好,怕是冲撞了。眼下只等着外头马车备好了,咱们便启程了。”

    想来是老太太不想让大家知道姜采今日出门去广济寺吧。

    姜采乖觉的点了点头,便请两位妈妈里面坐。老太太等一众人走了,这边方才有几个粗使婆子抬了软轿将姜采送至大门,换乘了马车。

    比之素日里的华盖流苏马车,这一辆却是明显低调了许多。既没有过分张扬的装饰,也没有英国府的标识。如此低调,恐是怕被人认出来车中是英国府的姑娘。

    姜采才至门口,便见姜柏骑马奔来,见了妹妹勒马跳下,将手中缰绳甩给一旁小厮。“采姐儿这是要去哪儿?”

    姜采见到哥哥忙行了礼,“我要去广济寺进香啊。大哥今日不是该进宫吗?如何回府了?”

    姜柏微微蹙眉,“今日我原是要给二皇子进顾闳中的,偏巧早朝走的急忘带了,特回来取。”一面说着,一面瞧见随行队伍里并没有小厮。便道,“怎不派些武丁随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