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书楼 > 都市小说 > 贵府嫡女 > 第九十二章 酒楼一聚
    ntent 英国公摇头,他的皇帝外租父很神秘,他从来没见过 老太太继续道,“他对我说,‘若要用朕‘女’儿后半生的幸福来换一时的天下太平,我不仅枉为人父,更不配为天下君主。朕答应过你的母后,保你一世无忧,不会牺牲了你去换取任何利益。你有这份为天下苍生甘愿付出的‘胸’怀,朕很欣慰,这是我们荣氏子‘女’该有的气节。但为父更希望你只做一个普通的‘女’人,过平淡富足的一生。’而后圣祖皇帝便命你父亲为征虏大将军,一路北讨伐‘蒙’古,最终击败了那汉达可汗,我与你父亲也有情人终成眷属。” 这曾是圣祖一朝的佳话,只是人人都道圣祖爱惜老英国公的才华,所以将‘女’儿许配给他。却不知是圣祖早知道两个年轻人互生倾慕,他有意成全。 在老太太的心里,父亲是自己随时都可以依靠的一座山。世确实有许多拿儿‘女’婚事来谋取利益的,尤其‘女’儿几乎成了政治联姻的牺牲品。但她的父亲没有,她的公公没有,她的夫婿没有‘女’儿更没有。眼下英国公的做法,令她非常的不能认可,且嗤之以鼻。 英国公听了老太太的一席话,面红耳赤,异常羞愧。连连忏悔道,“是儿子思虑不周。” 老太太摆摆手,‘露’出疲惫之‘色’。“你最是个思虑周全的人,只是一心偏颇罢了。采姐儿从不贪慕荣华,何必见她卷进是非之。她自幼丧母,已经十分艰难了,莫要再苦了她了。” 英国公微微诺诺听着,见老太太累了,便抓住时机告退。 英国公走后,田妈妈端了一碗热茶进来,递给老太太。见她神‘色’抑郁,劝道,“常言道,儿孙自有儿孙福,老太太也莫要太过‘操’劳了。” 老太太接过茶碗来,叹了一口气。“这么多年,我都觉得心有愧。想着欠了梁氏的都在她的三个子‘女’身补回来。当年太子真心爱慕华姐儿,我虽知老爷有别的思量结这‘门’亲事。可看着两个孩子两情相悦,也未做他想便答应了。我本是知道宫险恶,太子羸弱不算良配。如今华姐儿孤儿寡母的在那龙潭虎‘穴’之,甚是艰难。再说柏哥儿媳‘妇’儿,自幼青梅竹马,两个孩子再好不过的。可却因为一时疏忽,和旁的原因,眼睁睁看着她被人害死却只能装聋作哑。如今到了采姐儿,我总得为她做点什么,才对得起死去的梁氏。” 想起往事,田妈妈眼也浮出一丝愧疚和惋惜。“梁夫人的死也不能全怪老太太。她那样的命格,留在这世一日,太后便不能安宁一日。” “怪只怪造化‘弄’人。偏怎么那一年梁大人带着她进了京,又怎么那么巧遇了皇帝和‘玉’哥儿。” 往事浮尘,已不可追溯。老太太唯独担心姜采步她母亲的后尘。“我瞧着那奕哥儿极好,不贪‘色’。他无心仕途,也不在意夫人颜‘色’如何。况且他家大业大,霸据一方,登州境内也无人能为难他们。只要天下没有变数,他们便可安稳度日。” 田妈妈点头附和,“奴婢也觉着那奕哥儿极是个有心的。当日倘或不是他发现姑娘离席,去的及时,恐怕姑娘早被那秦平糟蹋了。遇事也是极有分寸,不怕事很有担当。若是那心术不正的,瞧见了这种‘阴’司事儿只顾着明哲保身躲着又如何呢?可见其为人很是正义。且奴婢冷眼瞧着,那奕哥儿怕也不是没心的。” “怎么说?”老太太来了兴致。 起父母之命,老太太更希望孙‘女’能嫁个有情郎。 田妈妈伏在老太太耳边,“那日我瞧着奕哥儿委实关心二姑娘,着实关照了几句。出了事情以后,虽然一直未和姑娘打照面,可‘私’下里不少派人去看。” 老太太点了点头。“这‘门’亲事若能成,也不失为一件美事。亲家老太太一定会好好疼采姐儿的。到底都是一家人,日后日子总算好过的。” 田妈妈表示极力的赞同。 两位老人家正在‘操’心年轻人的婚事。 而此时被看好的梁表哥,正在酒楼等待朋友。 酒楼雅间,荣演推‘门’,见梁奕翘着二郎‘腿’优哉游哉喝茶,略有责备。“你何时进京的,怎未提前知会我一声?” 梁奕耸肩,“巧合路过而已。原也没想过要逗留这么久。” “怎么,被美人绊住了手脚?”荣演笑,坐到梁奕对面,两人看起来十分熟络。 梁奕好看的眉‘毛’一挑,“也可以这么说。”说着,拿出手的折扇点了点桌面,“见面礼呢?荣大世子难道空手来见老友?” 荣演无语,挥了挥手。身后的小厮忙递一个紫檀木的小盒子,“知道梁少爷喜好‘玉’器,世子爷早给您备好了。”小厮甘眉眼带笑,很是亲热。 梁奕用折扇将盒子打开,见锦盒里躺着一枚成‘色’极佳的羊脂‘玉’扣。瞥了瞥嘴,“这明明是‘女’孩子的玩意,恐怕不知是给哪位姑娘准备的临时拿来搪塞我。” 荣演仍旧无语。 甘赔笑,“梁少爷还不知我们爷?哪儿有姑娘入的了他的眼。” “对,”梁奕用折扇一拍额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我忘了,你们爷是个和尚。”说着便不怀好意的咯咯笑了起来。 荣演素来不擅长开玩笑,又同梁奕差了好几岁,也和他玩闹不起来。只板着一副木头脸看着他,“你若不喜欢我收回去了。” “哎,慢慢慢!”梁奕伸手将那锦盒拉到自己怀里,“哪儿有送了礼还要收回去的道理。太不厚道了。”一面说,一面让身后的小厮将锦盒收了起来。 菜肴齐之后,随行的小厮都守在了‘门’外。荣演亲自为梁奕斟了一杯酒,“漠北情况如何?” “你也太不解风情了。”梁奕白了荣演一眼,指了指一桌子丰盛菜肴。“不能等我吃饱了,再谈公事?” 梁奕对荣演这种直奔主题,完全没有革命情谊的做法很是不满意。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