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书楼 > 都市小说 > 贵府嫡女 > 第六十四章 时过境迁
    早有一个十岁左右的小沙弥奉命等在越好的地点,姜采主仆由小沙弥引着过了前院,又走过一段鹅卵石铺的小路,方才进了主持悟道和尚的休息处。 “方丈正在屋内同祁王世子论道,吩咐了小僧若是姑娘提早来了,便带您先去看姜家少爷。”小沙弥做了个佛礼,低垂着眼睛,态度十分温和有礼。 姜采还了一礼,“有劳小师傅了。” 小沙弥将姜采主仆引入一个禅院内,院子不大,却收拾的异常整洁。东面一排三开门的屋子,门前皆铺着木质台阶。东西两间厢房,门窗紧闭,应是无人居住。 那小沙弥指着正房西侧间说道,“姜少爷就住在这间房内,小僧在这院外守着,若有什么事姑娘传唤一声便是。”一面说着,一面又露出一丝为难之色,“姑娘,这禅院本是留给男香客休息的,素日里不见女香客。还请姑娘早些出来。” “小师傅放心,我晓得的。原本悟道方丈已网开一面让我们姑侄见一面了,我们自不会给贵寺多添麻烦的。”姜采十分客气的行了一礼。 那小沙弥忙回了礼,退回到院子外面。姜采将碧柳留在门口看守,自推了房门进了屋子。 一进门,入目处是一个简谱的鸡翅木方榻,面铺着灰色棉垫,小炕几摆着一套棋具和一整套紫砂茶具。正方的墙挂着一幅水墨风景画,题字很小,姜采看不清,只能隐隐看清画角方印,是悟道的名号。 左侧转过摆放着书籍的博古架,靠墙边摆着一张床。此时姜庆整半靠在床,手执书卷。听见门口响动,抬眼瞧见姜采进门,忙要起身见礼。碧柳快步前按住他,又在他身后垫了一副引枕。 “也不是外人,不必起身。伤势如何了?”姜采走到床边,见姜庆脸色苍白,心里又是担心又是愧疚,十分难受。 姜庆见姜采神情,扯着嘴角笑道,“没什么大碍,过几日便好了。何苦大费周折来探望我,我原想着早些回府去给姑娘报信。” 高门贵府规矩极严,即便是姑娘随着长辈出门进香,脱离长辈视线也是极难的。想来姜采必定是费了一番周折,方才能跑来探望自己。这般情谊,已不仅仅是提拔、利用而已了。 姜庆虽然有一股子因自卑衍生的无故傲气,可人却是知好歹也讲义气的。 姜采听他这番话,更觉得心里过意不去。“若非我思虑不周,也不会连累你受伤啊。” “合该遭此一难,全因着我做事不够谨慎,要人看出了首尾。”姜庆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恐怕十分复杂,连祁王府都搅进来了。追杀我的人,必定不是我们府内的人。他们所用兵器,中原罕见。” 姜采吃了一惊,祁王与当今圣是亲兄弟,多年领皇帝亲卫玄衣卫和专事情报的天机阁,想不到自己竟然莫名其妙卷入了一场巨大阴谋之中。她虽不是怕事的人,可趋利避害是人的天性,她决定不再深入。 “此事的确比我们预想的复杂多了,原以为不过是府有人贪墨银两。既然关乎朝局,便不是我们可插手的了。”姜采说道。 姜庆点头,“只是那些物证多少牵连了我们英国府,眼下放在祁王世子那里恐怕不妥。姑娘还得想办法要回来才是。” “这是自然。”姜采道,“你只管安心养伤,待大好了,我便派人接你回府。你母亲那里,我会一直瞒着。年节下我也请了她进院子里热闹,家里的事情都交由我处理,你放心罢。” “多谢姑娘。”姜庆坐在床,吃力的探起身子,做了一揖。 姜采忙起身安抚他,“你好好养着,明日我将山杏送来伺候你衣食起居。” 姜庆忙摆手,“不用了姑娘,祁王世子已派了丫头来照顾饮食起居,因是今日姑娘要来,怕被她们瞧见,才支开了。” 荣演果然还是如此细致周到。姜采点了点头,又细细嘱咐了姜庆仔细吃药、好好养伤等话,便领着碧丝、碧柳两个退出了禅房。 一出院门,便碰见了正要踱步进来的荣演。隔世再见,往事汹涌浮现,姜采一时难以反应,愣在原地。 荣演也是一愣,未曾想到会撞见姜采。见她愣在原地,以为是小姑娘撞见男客,一时反应不过来。客气的退让一步,行了一礼。姜采也忙收回心神,行了一礼。“见过世子。” “姜姑娘有礼了,未曾想到姑娘在此,多有冲撞,还请姑娘见谅。”荣演一贯的礼貌矜贵。身滚边翻毛玄色绣金丝大氅,更衬得他贵气逼人。 “世子客气了。庆哥儿一事,多谢世子搭救。原该登门道谢的,可碍着礼数只能托人致谢。”姜采退开一步距离,低垂着眼眸。 “哪里有这么客气,不过举手之劳。”荣演声音低沉,客气疏离。微微错开了身子,给姜采让了路。 姜采却没有想走的意思,惦记着能定了自己家罪责的物证。思索一番后,说道,“庆哥儿办差回来,若非是世子搭救,别说能留住一些证物,恐怕便是命也要搭进去了。” 荣演觉得,这说话的套路十分熟悉。忍不住深深看了姜采一眼,“今日我来,便是将一应证物送来给姜公子。既再次遇见了姑娘,不若一并交给姑娘吧。” 姜采心下一愣,今日怎么诸事如此顺利?转念想到荣演素日为人处事十分圆滑,滴水不漏,又素与人交好。便知,就算他有心想要留住证物也不会公然留下,自有其他办法。 况且祁王与英国公素来交好,均为朝中重臣,圣亲信,祁王府办案,断不会先将英国府牵扯进去,动了根本。荣演这举动,也实属平常。 荣演挥手,身后侍从便自袖中掏出一叠纸张,递给碧柳。 “此为购货清单、字据。那货物因不便携带,便留在了我府。” 荣演轻飘飘一句话,犹如一盆冷水泼到了姜采头。果然还是留了一手。姜采抬眸,看着荣演深如潭水的双眸。眼前人是故人,可自己换了一个身份,再相遇便也不是那位故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