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书楼 > 修真小说 > 我真不是得道高人 > 章节目录 第17章 神帖
    朱判官对着宦娘微微一笑,道:“那员外的学识不如我,文章亦只能勉强通顺,不过里面有一句‘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心为恶,虽恶不罚’。便是这一句,他的文章胜过了我。”

    宦娘更是不解,她道:“此言差矣,无论如何,做了善事自然该赏;做了错事,该当受罚。”

    徐清在一旁笑了一笑,说道:“宦娘,你说的倒也没错。只是朱判官说的不是人间的考试,所以他输给了葛员外。”

    朱判官见徐清点破,便不再遮掩,“神明无过于真人,那员外确实是金华城的葛员外。”

    他心中更是佩服,徐清是算出来的,那自是道行高深,若是猜出来的,便是其智慧过人,总之徐清是个厉害的人物,绝然是无错的。

    朱判官又道:“我写的文章,讲的是人间的道理。赏善罚恶那是官府的职责,却非阴司的职责。修行者及人死之后的鬼魂,皆知举头三尺有神明,知晓有善恶因果。是以无心为善是真善,有心为善为伪善。他行伪善已经在阳间得了好处,而阴司之判,当以有心无心为本,而非是非黑白。此谓之阴司之公正严明。毕竟阴司已经是生民所遇最后一个衙门了,亦是最后所能得公正所在。所以无心为恶,亦可以由此推论。”

    徐清听后,缓缓道:“天心为人心,天视为民视。所谓有心无心为准,自也是世间百姓所期望。神灵生自百姓,生自众生。”

    徐清已经清楚了,阴司判罚的依据是道德,阳间衙门判罚的依据是法律。

    道德为世道人心所约定成俗,高于法律。

    但阳世赏善罚恶的依据还是得以法家刑名为准。

    葛员外不单是胜在那句话,更胜在平日里的行善积德,在老百姓眼里,葛员外是真正的善人。

    他死而为神,老百姓自然相信他能秉公执法。

    这才是葛员外能做城隍的关键。

    何况宦娘此前说过,葛员外连害他的狐妖都不忍伤害,愿意让狐妖通过惩罚他来完成郡君的交代,免得狐妖受到郡君的责罚。

    这是迂腐,也是极高的道德修养。

    此人为神,老百姓自然会信他。

    信则有灵。

    金华府的城隍庙,自然能将香火再兴盛起来。

    朱判官听到徐清的话,叹息道:“真人说出我等的根本。当日那些上官便决意让葛员外做金华府的城隍,让我辅佐他。只是葛员外以老母尚在为由,推辞不肯。于是上官让我到别处做了判官,提前经历阴司之事,待得葛员外了结阳间因果,便助他当好城隍。”

    他顿了顿,又道:“我为文判官,葛员外的好友李傀儡当为武判官。我俩一并辅佐葛员外。按理李傀儡该当历一个死劫,只是没想到他跟徐真人有了牵扯,死劫得以化去。但他的死劫也转到了葛员外身上。因此郡君才有机会让葛员外当不成城隍神。”

    宦娘道:“我舅母为何这样做?”

    朱判官淡然一笑道:“金华府没有城隍,郡君就暂代了金华府城隍的神职,若是葛员外成了城隍,他是正神,郡君就得交还神职,神力大减。她虽然有薛尚书这个做五都巡察使的丈夫为依仗,可是自己也十分贪恋权位,是以不肯轻易让出城隍神的神职。”

    他接着轻叹一声,又道:“主要还是郡君代行城隍神职时,金华府妖鬼滋生,上面看不下去,才决心让葛员外这本地的善人来做城隍。而金华府前一任城隍便死在黑山老祖手里,郡君却有跟黑山老祖联手的意图,这也惹得上面不满。若是徐真人愿意出手相助,府城隍上上下下必定感恩不尽。若是不愿,也请你两不相帮。”

    徐清看了朱判官一眼,轻声道:“我一向好读书,听说县衙府衙皆置有藏书室,不知城隍庙中,是否也有藏书室,其中书籍又记载了什么内容?”

    朱判官道:“城隍庙中有阴间结界,确实跟阳间官府一样有藏书室,里面记载的多是本地鬼神之事,还有一些修行界的奇闻异事,诸如此类。甚至还有些修行法,不过徐真人肯定是看不上的。”

    徐清微微笑道:“我听惯了人间的事,对于秋坟鬼语所知并不多。如果葛员外顺利当上城隍,便希望他给个方便,让我进藏书室逛一逛。”

    朱判官听出徐清有相助之意,喜道:“这等小事,小神能替城隍大人做主。”

    徐清向宦娘道:“取纸笔来?”

    宦娘立即取来纸笔。

    徐清提笔写道:“尔俸尔禄,民脂民膏;小民易虐,上天难欺。”

    他写完之后,看不出这字有什么神异,不过朱判官若是能看出来,事情就成了。

    这话可以用在阳间,也可以用在阴间。

    朝廷官员取食于百姓,阴司神灵亦以百姓香火为食。

    哎,韭菜终归是韭菜,只是看谁割而已。

    即使换个世界,也没什么不同。

    但徐清没有改换日月的志向。

    不过在有限能力下,让金华城的生民有个好城隍,却是他能做到的。

    葛员外上次在大雨下,向那些看戏的人致歉的事他是看在眼里的,确实是个好人;郡君的专横霸道,也是他亲眼所见的。

    谁是百姓更需要的神,一目了然。

    朱判官看到徐清所写的字帖,不由头皮发麻。

    在他眼中,这一个个字生出浩然神气,发出圣洁刺目的光芒,令他几乎睁不开眼。

    这每一个字都近乎法则,乃是不可多得的神物。

    没想到居然被徐真人随手写出。

    他长舒一口气,道:“有此神物相护,除非黑山老祖亲临,否则葛员外必能顺利渡过此劫。”

    徐清从朱判官身上收获一份浓浓的敬畏情绪,化作法力。

    便知他写的字确然大有神异。

    朱判官浑然没想到这次拜访徐清,居然有如此出乎意料的收获,超乎想象。

    他向着徐清郑重一礼道:“朱某往后若不能一心为公,当死在五雷之下。”

    徐清心道:“要是小说电影里,你这妥妥是给自己毒奶。”

    不过朱判官肯发下这重誓,确然是心中无鬼。

    朱判官随后告辞,徐清目送,幽幽心道:“这朱判官怎么不把灵土留下,我又没说不要。”

    他心里生出一些惆怅,悠然看天。

    “公子,你在瞧什么?”宦娘问道。

    “我在看天上的云,像极了别人欠我的一件灵物。”

    “谁欠公子的灵物,奴去要回来。”

    “黑山老祖。”

    “哦,我去给公子做衣服。”

    小侍女去忙活了,徐清收起惆怅,想起那空灵清妙的法力,他很想念那滋味。要不要再去山神庙拜访一下辛老丈呢?

    主要是跟老人家实在聊得投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