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书楼 > 其他小说 > 蔷薇花禁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
    “佐隐。”祁宴略一垂首, 视线落在他身上,轻声唤道。

    这样强丨烈,充满占丨有的气息, 很难不让他注意到。

    佐隐点了下头。

    不知餍丨足般在他身上流连,四处留下自己的味道。

    祁宴嘴角略勾了勾,在他后脑拍拍。

    指尖扫过他耳丨尖处的敏丨感。

    轻笑声在殿中响起, 很快又被掩盖。

    得到允许的佐隐,迫不及待的侵丨入心上人的唇丨舌。

    从天明直至夜色渐浓。

    祁宴带着佐隐直接去了伯朗街贫民区。

    还未靠近四号街道,就有一股极具压迫感气息。

    “别动。”祁宴反手扣住佐隐的手, 紧接着两人的身形虚晃, 瞬间离开了原地。

    祁宴远远朝刚才的地方看去。

    那里有人设了禁制。

    “就在这等。”

    佐隐目光自始至终都没有从祁宴身上抽离, 此刻喉头轻耸, 沉声回到。

    禁制被触动,

    设下它的人, 应该有了感知。

    一种神秘又古老的禁制秘术, 对血族有一定的克制作用。

    祁宴侧目摇了下头。

    刚才他一有所察觉, 就立即带着佐隐离开了那处。

    或者说,刚才的禁制只是让他感应到, 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影响。

    就在他们对视的过程中,空气开始变得扭曲。

    有人从禁制里走出。

    青白色长衫的青年, 漠然的朝他们所在的方向看来。

    “果然是他。”

    从温弗恩送来的信笺上打开,伯朗街贫民区四号的地址一经出现,祁宴就隐约的把青年和地下拍卖场的符咒联系到了一起。

    “血族。”冷淡的嗓音,和青年冷漠的气质如出一辙。

    他看向对面立着的祁宴,眸光逐渐转冷。

    佐隐凌厉的目光回视过去。

    祁宴对这充满敌视的眼神不以为意,侧目看了眼佐隐,唇角微扬, 再度看向青年时问道“符谦,你知道吗?”

    如果他的猜想没错,符谦和青年应当是认识的。

    然而,就在听到他问话的下一瞬,青年眸光徒然染上怒焰,身侧的手一个动作,指尖夹着的黄色符纸瞬间往祁宴和佐隐的方向直射而去。

    祁宴挑眉。

    看来是认识的。

    佐隐把祁宴拉开,五指成爪挥向似含有一股巨大力量,此刻正无火自燃朝着这边急射而来的符咒。

    无形的两股气浪相撞,空间再次扭曲。

    青年的符咒好像取之不竭,很快又是一团焰火。

    根本不给人再开口的机会。

    …

    祁宴眸色一暗,血脉之力张开的刹那,只觉周遭的某种禁制被触动,似乎是只在特定条件下发挥力量的禁制法阵开始生效。

    随着空间挤压的压迫传来。

    是青年淡漠的嗓音。

    “专门克制血族异能的法阵,不要试图反抗。”

    话落。

    青年缓步向他们走近几步,目光焦灼在祁宴身上,像是想问点什么。

    祁宴抬眉看着青年。

    一旁的佐隐被他接连不断打来的火形符咒牵制着,为祁宴挡下不少攻击,幽蓝色的眼瞳里盛满了要将人撕碎的狠戾。

    祁宴对他投去一个安抚性的眼神。

    黑眸中血色闪现,缓缓化为深刻。

    长衫青年脚步一顿,略显错愕的看着祁宴。

    明明前一刻还是被禁制法阵限制的模样,现下这个血族散发出的血脉之力似乎瞬间暴涨,更为强烈霸道的气息扑面而来。

    似乎与法阵隐隐有抗衡之态。

    “不可能。”青年低喃一句。

    这是他利用上千张符咒布置,花了一天一夜刻画而来的法阵,在送出那一箱子符咒时设下的。

    为的就是要守株待兔。

    只是没想到,

    他要待的“兔”,竟然会是如此强大的血族。

    青年眼睛睁大,脸上冷漠的表情慢慢被惊愕所取代。

    他设下的法阵。

    破了。

    不过是短短的一瞬,曾无数次惊艳长辈的得意之作,一瞬间分崩离析。

    “怎么不可能?”

    危险而暗含邪性的嗓音入耳。

    青年从破碎的法阵中回神,垂落身侧的两只手俱都夹着数道符咒。

    这个血族,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佐隐一怔。

    这是副人格。

    他出来了。

    和往日的祁宴气质截然不同的第二人格。

    那双黑眸眼底的幽幽红芒不断闪烁时,从中流露出来的危险性让人看了心生胆寒。

    被这样的眼神注视,符卿指尖紧攥,指节蜷了一瞬后符咒猛地向祁宴打去。

    祁宴略带兴味的眼神在青年身上扫着,对这些根本威胁不到他的符咒视若无睹。

    直到一柄黑红的短木剑无需操控,措不及防从青年袖中钻出。

    祁宴闪身的瞬间,符卿看准时机,抽身离去,留下一片□□的痕迹。

    烟雾散尽,满心都在注意着祁宴的佐隐,正对上一双红眸。

    随之而来的是一句戏谑的话语。

    “又见面了。”,,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