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书楼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认命 > 章节目录 第65章
    顾沉回到学校以后,并没有去导员那边销假,而是跑到图书馆,把征文活动剩下的一些细枝末节全部处理妥当。又给文学系和历史系的学姐学长们打了电话,通知对方征文活动会在十二点准时上线,希望大家能抢在第一时间投稿发帖,把话题热度炒起来。得到对方的肯定答复后,又给邢教授打电话报备了征文筹备期的最后进展。

    邢教授是早上到了学校以后,才从辅导员口中得知顾沉昨天晚上请假去医院了。接到顾沉的电话,立刻问道“你身体怎么样了?我就说你昨天晚上状态不对。原来是生病住院了。要不是张老师今天早上告诉我,我还不知道呢!”

    “我没事儿。”顾沉笑道“可能是昨天晚上岔气了,疼了一晚上。今天早上就好了。”

    “你昨天晚上就应该跟我说。”邢教授问道“医生是怎么说的?”

    “什么症状都没有。该做的检查也都做了,各项指标都正常。”

    “平时要多注意保养身体。”邢教授吐槽道“就这个身体素质,还天天说养生。还不如我一个老头子。”

    “你是不是吃肉吃太少了,免疫力太弱?”邢教授说道“这个周末你来我家一趟!我让你师母给你炖点人参鸡汤,好好补一补。”

    “不用了。”顾沉不好意思麻烦邢教授的家里人,立刻说道“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邢教授也知道自己这个学生的性格过分内敛,勉强他来家里吃饭,只怕顾沉会更不自在。当下也不再提,话锋一转“征文活动的事情你看着办,别太累着自己。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至少已经远远超出了邢教授的预估——邢教授本来以为顾沉的征文活动就是联合出版社搞个征文比赛,然后再找媒体报道一下!

    谁成想顾沉不但要弄征文比赛,还要搞微电影大赛。居然还在一天之内拉到了三百多万的赞助费,还找到了影视公司支援。

    可以预见,顾沉弄的这个征文活动,不管最后结果怎么样,弄出来的水花一定比他们预想的更大。

    顾沉和邢教授聊了几句,挂断电话。他略微疲惫的靠着椅背,目光直勾勾的盯着电脑屏幕,两眼放空。兀自发了一会儿呆,顾沉猛然回神。又强迫症似的将征文活动的文案和各项流程检查了一遍又一遍,提前半个小时登录微博账号,在中午十二点准时发布了征文活动的要求和奖励,并且在微博上创建了一个叫老照片里的故事的话题。

    提前得到消息的各校学生们,也都陆陆续续的带着话题发布帖子发布文章。被邢教授打过招呼的秦教授和其他一些文学大家和历史学家们,只要有微博账号的,也都纷纷带着话题发原创帖子。

    因为事先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征文活动正式上线的第一个小时,带着老照片里的故事这个话题发布的原创帖子超过15000个,原创人数超过4000人,话题阅读量超过3000万。热闹的讨论现象顿时引起了网友们跟风发帖的兴致。再加上征文活动的奖励机制也吸引了不少网友跟着凑热闹。在征文活动发布的第二个小时,老照片里的故事这个话题的讨论人数就增加到7000人,话题阅读量直接突破5000万。话题和关键词被微博自动抓取,直接上了热点推荐。

    海量的老照片和那些缱绻在记忆深处,却令人津津乐道的老故事也勾起了一代人的回忆。一开始还只有a市各高校的学生,以及西城区和a市的网友们在交流。慢慢的,其他城市的网友也开始上传自己家的老照片,还有自己所在城市几十年前的风景旧照。那些被岁月淹没在记忆深处的回忆和故事,也一点点的被挖掘出来。

    人们开始回忆那个年代的风土人情。就仿佛在这一瞬间,所有人都被时光机器拉回几十年前,被柴米油盐压迫了许久的中年人们开始回顾青春,没经历过那个时代的年轻人也开始通过一张张老照片阅读那个时代。

    至此,老照片里的故事这个话题的阅读量和讨论量开始井喷。早有准备的历史学家和文学大家们顺势站出来呼吁,希望各地能在经济建设的同时,保护好文化古迹和当地的风土人情。不要等到这些具有历史积淀和人情味儿的老建筑都不见了,才对着钢筋水泥高楼大厦忆往昔。

    这个呼吁得到了很多网友们的认可和支持。当然也有一部分人还是认为经济建设优先,比起那些线路老化建筑陈旧的棚改区和大杂院,显然舒适且具备现代化功能的高楼大厦更适宜居住,也更招人待见。

    情怀虽好,但不值钱。

    这种说法一出来,立刻遭到先前那波愿意维护文化古迹的网友们的反驳。双方开始围绕这两种论点展开激烈的辩论。而在争辩过程中,如何开发并维护西部老城区这个议题也慢慢开始发酵。

    顾沉的布局,初见成效。

    “我就知道你还在这儿!”

    就在顾沉暗自得意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特别无奈的声音。高海洋拍了拍顾沉的肩膀“你还没吃中午饭吧?”

    顾沉刚要解释,就听高海洋说道“别解释了。快点收拾东西,我们请你吃烤肉去。”

    说完,也不等顾沉反应过来,直接把桌上的书本和笔记本电脑一股脑的装进书包里。拽起顾沉就往外走。

    顾沉被高海洋推着往前走“你们也没吃饭呢?”

    “忙着搞那个征文活动嘛!”高海洋随口说道“但我也没饿着,你薇薇姐给我塞了不少小零食。”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校门口。赵曙和何清晨在车里坐着,等顾沉和高海洋上车,立刻往烤肉店开。

    “我跟你说,他们家烤肉真的一绝!”路上,高海洋边吞口水边跟顾沉介绍“尤其是牛舌和烤五花。不行了,我一想口水直流。”

    顾沉也有点饿了“我答应过要请你们吃珍馐阁的佛跳墙,今天晚上就去呗?我都预定好了。”

    “行啊!”赵曙接话道“我等这一顿饭已经等了好几天了。”

    “那我中午是不是得少吃点?”高海洋有点纠结“我长这么大,还没去过这么好的馆子呢!”

    “瞧你这点出息!”赵曙莞尔“你干脆别吃了,就等晚上那一顿得了。”

    “那可不行!”高海洋不干“我也爱吃烤肉。只要是好吃的,一顿也别想少。”

    何清晨笑着摇摇头,问顾沉“我看我们那个征文话题,已经有将近一亿的阅读量了,这个数据是不是很厉害?”

    “差不多吧。”顾沉说道“跟那些全民关注的社会热点事件肯定没办法比,但这个讨论度也很不错了。”

    “开发西部老城区也算是社会民生话题了。”何清晨说道“我之前看了一眼话题,已经有不少相关部门的官方账号也开始发帖讨论了。”

    “舆论会慢慢发酵的,不着急。”这才是征文活动开始的第一天,顾沉还有不少后手没上呢。

    四个人到了烤肉店。已经过了中午饭点儿,大堂里基本没人。四个人随便选了一张桌子坐下来。点完菜,何清晨问道“我看你今天上线的征文大赛,只提到文章投稿和上传老照片,那个微电影大赛什么时候开始?”

    “不着急,等舆论发酵一下。”顾沉说道“两天以后,我们会在参与话题的网友中随机抽取一百人赠送奖品。激发一下网友们的活跃度和持续发帖讨论的动力,顺便宣布微电影大赛的事情。”

    “有条不紊呀!”高海洋冲着顾沉数了数大拇指,忽然提起另外一件事情“你还记得你在薇薇出版社出的那两本思维导图吗?”

    顾沉挑了下眉。

    高海洋继续说道“卖的还不错。不过比较奇怪的是,跟a大和其他985院校附近的书店走货量还相比,反倒是一些二本和专科院校附近的书店卖的更好。”

    “薇薇说,照这个情况发展下去,估计年后还能再印一批。”

    因为第一批使用顾沉思维导图进行复习的那些人已经考过一次了。比较幸运的是,用过顾沉思维导图的人,考《税法》和《经济法》的通过率大概在65左右。这固然是大家勤奋复习的结果,也有思维导图的功效在里头。所以现在顾沉的思维导图在考ca的学生群体中,口碑已经起来了。出版社也准备拿这个数据宣传一下。

    ——要知道这种复习资料要是宣传好了,消费市场可要比那些流行畅销书更广阔。而且可以反复加印。因为对于考ca的群体来说,好的复习资料永远都是刚需。

    “我说你那个《财务成本管理》和《公司战略与风险管理》的思维导图写完了没有?”高海洋一边烤牛舌五花肉,一边说道“不是我要催你。主要是我们要把握时机。最好在年后加印的时候,把剩下这四本教材的思维导图都出了。薇薇说了,如果我们能有一整套的思维导图卖,销量肯定会比现在更好。”

    顾沉点点头“我尽量写。最近一段时间太忙,确实没顾得上。”

    “你也别催顾沉了。他什么时候写完什么时候算吧!”赵曙有点看不过去,开口说道“你算算顾沉这段时间,又是忙着给邢教授整理数据,又要忙活征文比赛的事儿,还有那个西部老城区的开发策划,也是顾沉写的。每个月还要交一篇论文给邢教授。天天忙到十一二点才睡觉,第二天早上四点钟又要起来。你再压榨他,他真的连睡觉时间都没有了。”

    何清晨也说道“而且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顾沉还得复习吧。专业课必修课还有选修课那么多,我都担心顾沉会不会挂科。”

    高海洋被两位室友齐怼,立刻举手投降“我就是那么一说,也没有催顾沉尽快交稿的意思。”

    说着,将烤好的五花肉用生菜包上,双手递给顾沉“我错了。你快点吃,补补身体。”

    顾沉莞尔,接过五花肉,说道“等我忙完征文比赛的事儿,会尽快把思维导图全都画出来的。”

    赵曙给顾沉夹了一块牛舌,问道“接下来还有什么事儿,是我们能帮得上的?”

    “还真有。”顾沉说道“我等一下想去视频网站,跟网站商量一下上传微电影的事儿。希望视频网站能给我们开个专区。方便网友去看去投票。”

    赵曙点点头“那一会儿吃完饭,我先送清晨和海洋回学校。然后再送你去找视频网站。”

    顿了顿,又问道“有目标了吗?”

    “有!”顾沉点点头“就那个叽哩哇啦网站,你知道吗?”

    “知道。”赵曙说道“弹幕特别活跃。我也经常在那个网站上看游戏直播。”

    “我准备把微电影大赛放到叽哩哇啦网站。同时开放授权,鼓励二次创作。”顾沉说道。

    何清晨和高海洋面面相觑,有些没听明白“什么二次创作?”

    这一回,没等顾沉开口,赵曙直接解释道“就是顾沉想要把微电影上传到叽哩哇啦网站,同时鼓励叽哩哇啦网站的阿婆主利用这些微电影的素材剪辑别的视频。既有利于原视频的传播,也有利于开发西部老城区这个策划的传播和推广。”

    顾沉点点头“没错。”

    何清晨微微皱眉“随便改动别人的作品,拍摄微电影的人只怕不会愿意吧?”

    “这是一种非常好的宣传手段。”顾沉能理解何清晨的顾虑“我会把这些事情跟报名参赛的微电影团队说清楚。大家可以自愿选择。而且我们只是开放二次创作的授权,并不允许二次创作的阿婆主将这些素材用于商业用途。这一点还是非常明确的。”

    “我觉得挺好的。”赵曙说道“你们可能不了解叽哩哇啦网站。这个网站的剪辑视频很火的。他们可以用各种影视素材剪辑出不同的故事,也蛮好玩的。”

    吃完烤肉,赵曙送何清晨和高海洋回学校,又开车送顾沉去叽哩哇啦网站总部。接待顾沉和赵曙的网站员工一开始没把两个大学生当回事儿,得知顾沉早上刚刚操作了老照片里的故事这个热门话题,后续还有个微电影大赛要跟叽哩哇啦网站合作,立刻去找负责人过来。

    顾沉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跟网站敲定了具体的合作细节。刚回到学校,就接到了邢教授的电话“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顾沉满头雾水的来到邢教授的办公室,就见邢教授桌上放着一个蓝色碎花的保温桶。邢教授正埋头看文章,瞧见顾沉进来,顺手指了指桌上的保温桶“你师母给你煲的人参炖鸡汤。你拿回去,趁热喝了。记得把保温桶刷干净,明天早上送回来。”

    顾沉顿时愣住了。

    “还愣着干什么!”邢教授看着顾沉呆呆笨笨的样子,顿时笑道“快点喝吧。知道你爱吃姜,你师母还特地多放了姜片进去。大冬天的,正好驱驱寒气。”

    又问顾沉“你今天下午也没上课,去忙什么了?”

    顾沉回过神来,立刻答道“去了一趟视频网站,联系微电影大赛的事情。”

    说着,顾沉把他跟网站合作的具体细节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邢教授不太了解这种事情,听的一知半解的。顿时笑道“你们年轻人玩的花样,我也听不懂。反正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你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说完,还不忘叮嘱顾沉“记得喝鸡汤。你师母厨艺好着呢!”

    顾沉抱着邢教授特地让师母给他炖的鸡汤回到寝室。三位室友顿时震惊了“什么情况,谁给你送的温暖?”

    “蓝色碎花保温桶,这么可爱肯定是女孩子吧!”高海洋搓了搓下巴,灵光一闪“该不会是你们一年级那个校花。叫商芮吧?”

    “不是。”顾沉有些哭笑不得“是邢教授让师母给我炖的鸡汤。”

    “邢教授这么体贴的吗?”高海洋和何清晨面面相觑。他们在a大念了四年书,还从来没见过邢教授对哪个学生这么好。

    “这就是学霸跟普通同学在教授心目中的区别。”赵曙摇摇头,冲着顾沉笑道“你赶紧把这桶鸡汤喝了。一会儿去珍馐阁,就不用跟我们几个抢菜吃了。”

    “那我岂不是能多吃一份?”高海洋眼睛一亮“我能把我们家薇薇带着吗?”

    顾沉点头“当然能。要不咱们也叫上其他几位学长学姐?征文比赛能在上线第一天搞出这么大声势,都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我应该犒劳大家一下。”

    “犒劳是没问题。就是珍馐阁这价位……咱是不是换个地方?”高海洋搓搓手,替顾沉心疼钱。

    “没关系。”顾沉笑道“择日不如撞日。大家今天都辛苦了。”

    花钱的主儿都不在乎了。其他三人当然没意见。顾沉就给几位学长学姐打电话,约好了在学校门口见面。顺便还叫上王冠和她女朋友。

    高海洋暗暗咋舌“这一顿饭,没两万块下不来吧!”

    顾沉一边喝鸡汤,一边笑着接话“不差钱。”

    “唔,这鸡汤好喝诶!不比我昨天在珍馐阁喝的飞龙汤差。”顾沉眼睛一亮。

    高海洋忽然想起什么“我觉得我不合适了。我刚吃完烤肉,一会儿要去珍馐阁吃饭,我还不饿,到时候吃不动怎么办?”

    “那就让薇薇姐多替你吃两口。”顾沉笑道。

    “你小子是不是故意的?”高海洋看着顾沉,很不服气“不行!我得下楼跑两圈去。好好消化消化食儿。我这辈子头一次去珍馐阁这种地方吃饭,可不能亏了!”

    说完,不顾顾沉和其他两位室友的阻拦,穿上羽绒服就要下楼跑圈。

    何清晨摇了摇头,笑道“这个高海洋,长个心眼儿全在吃上头。”

    到了晚上,一帮人集合去珍馐阁吃饭。顾沉还在赵曙的车里放了好几箱的零食和生活用品,全都是赞助商赞助的小玩意儿。准备吃完饭发给大家。至于学长学姐们拿回去是送人情,还是自己留着用,顾沉就不管了。

    接连三天都来珍馐阁吃饭,珍馐阁的吧台收银员都认出顾沉来了。脸色顿时就有些尴尬。顾沉看在眼中,并没有理会。等到一行人进包间点完菜,顾沉借口上卫生间,再次回到吧台,问收银员“你看我的表情不太对,怎么了?”

    收银员脸上挂着礼貌的笑容“没有啊,您是不是误会了?”

    顾沉想了想,问道“有人跟你打听过我的事情?”

    收银员脸色一变,刚要否认,就听顾沉继续诈道“你把我的信息透露出去了?”

    收银员的神色顿时慌张起来,支支吾吾道“我,我——”

    顾沉心下了然。也没再追究,转身上了楼。一边往包厢走,一边在心里默用排除法。重生以来,顾沉认识的人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不过能藏头露尾到见了他不敢打招呼,反而要偷偷摸摸的跟饭店服务人员确认他消息的,一只手都能数的出来。

    ——大周集团!

    顾沉摇了摇头。他其实有点看不上周家父子的行事做派。也能预料到征文比赛火爆以后,大周集团为了阻止相关部门对于开发西部老城区这个政策的倾斜,会做出什么事情来。顾沉也早就准备好了应对手段。不过事情还没发展到那个地步,顾沉倒不至于先下手为强。毕竟以他的身份地位,率先动手很容易被人反咬一口,被动反击才能占据道德制高点。

    顾沉回到包厢,赵曙第一时间注意到顾沉略微阴沉的脸色,凑过来悄悄问道“怎么了?”

    顾沉笑了笑,随口说道“没什么。刚刚在外面碰到一个很没素质的人。”

    赵曙挑了挑眉“这种饭店也能有没素质的客人?”

    “素质从来跟财富没有关系。”顾沉笑眯眯说道“有很多人,家里越有钱,素质越差。并且差到肆无忌惮的程度。”

    “那倒也是。”赵曙点了点头,给顾沉倒了一杯热饮“喝点甜的转换一下心情,咱不跟素质差的人一般见识。”

    顾沉“唔”了一声,端起杯子慢慢喝饮料。

    本章共5段,你正在阅读第6段

    本章共5段,你正在阅读第7段

    本章共5段,你正在阅读第8段

    本章共5段,你正在阅读第9段,,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