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书楼 > 其他小说 > 炮灰总被迫成为团宠 > 章节目录 第83章 这个夜晚
    停好车子后, 俩人摸进乐器行,来蹭钢琴弹。

    乐器行老板早就见怪不怪了,这俩小孩来了也不大吵大闹, 只安静弹琴,而且他俩弹琴时候还能起到吸引人流双倍buff,连带着他生意都好了不少,于是睁只眼闭只眼地他也就放水了。

    “我们先复习一下昨天弹。”凌宵行拿出琴谱, 架好。

    云游在琴凳上坐下, 点点头,深吸一口气, 手抬起又落下,一串流畅音符涓涓而出,凌宵行站在旁边轻阖着眼睛, 静静聆听。

    一曲毕,凌宵行也睁开了眼睛。

    “不错, 很好,只是有些地方有点小纰漏, 我再给你弹一遍你感受一下。”凌宵行说,云游屁股往旁边挪了挪给他留出一个空位。

    凌宵行先是呆了呆,随即有点磨蹭地坐了下去,耳垂通红。

    俩半大少年坐在一个琴凳上难免有些挤,云游说“不然我起来吧,影响你弹琴。”

    “不,不影响,”凌宵行连忙道, “刚刚好。”

    “那好。”

    “我再给你弹一遍, 你看好了。”凌宵行说。

    “好。”云游看着他笑了下。

    耳垂上那点红烧到了整只耳朵。

    凌宵行掩饰性地把琴谱往后翻了两页又翻回来, 清清嗓子,抬起手。

    云游不由得暗暗发笑,现在凌宵行实在是纯情得不可思议,喜欢和害羞全都一目了然。

    他看着弹琴少年,黑色发,白色衬衫,白皙修长双手行云流水般地在黑白琴键上跳跃,凌宵行表情安静平和,嘴角带着微微笑意,头顶光照下来,将他笼罩在暖橙色光晕里,美好得像个不敢想梦。

    他喜欢弹琴,并且非常享受弹琴。

    云游出神地望着他,心里渐渐浮起来一个念头。

    “看好了吧?你再弹一下我看看。”凌宵行给他闪了点空。

    “好。”云游收回心神,正要弹,凌宵行手机忽然响了,在安静屋子里很刺耳。他掏出来看了眼来电人直接挂了。

    挂掉电话后,很快手机又响了起来。

    凌宵行依旧挂断,表情有些不虞,手机在屏幕上按了几下,云游猜测他是拉黑了那个人。并且调成了静音。

    “没事,继续吧。”凌宵行说。

    “是不是你家里人打来?”云游试探着问。

    几乎每次见面时候都会被突如其来铃声打断,云游觉得只能是他家里人。

    “不是,”凌宵行否认得很快,片刻,又补充道,“骚扰电话,不用管。”

    琴一直练到晚上八点半,云游还要回去做作业,俩人又悄悄地溜了出去。

    凌宵行推着车子过来,示意他坐上去。

    云游抬腿跨在了后座上,忽然道“宵行,你什么时候回家?”

    “嗯?怎么突然问这个?”凌宵行望着街边槐树,“我也不知道,瞎待着呗。”

    “你不想考茱莉亚了吗?”云游说。

    “茱莉亚”三个字让凌宵行脸上笑容淡了些,他跨上车子,默不作声地骑车。

    云游不知道凌宵行大学建筑学怎么样,喜欢还是讨厌,但是他知道凌宵行热爱音乐。

    “茱莉亚这个学院,世界一流,里面有数不清大师,如果能上这个学院一定非常幸福吧?”云游说。

    在他又成为另一个“云游”时候,17到30岁那段时间里,他考上了茱莉亚,当初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坚定了要报考茱莉亚决心,现在想想,应该是与凌宵行有关。

    凌宵行蹬着车子,语气漫不经心,“我喜欢音乐,但我不喜欢别人逼我学音乐,而且我不想出国。”

    “为什么不想出国?”

    “当然是因为……”凌宵行顿了一下,不自然地继续道,“因为我不习惯外国生活啊,出国有什么好,国内又不是没有好音乐学院。”

    云游对他孩子气一般想法有点想笑,说“如果是因为这种理由就放弃茱莉亚话,那也太可惜了。”

    凌宵行自然也知道自己这说法站不住脚,说实话,他还真看不上除了茱莉亚之外音乐学院,说不想考只是少年人和家长之间赌气罢了。

    他生硬地转了话题“……你呢?”

    “什么?”

    “你想考什么大学?”

    云游现在高二下学期了,再过几个月放暑假,然后开学就是高三了,高考升学就在眼前。

    “我可能会考s城大学吧。”云游随口说。

    “s大?”凌宵行动作一滞,车速缓缓降下来,“你为什么要考s大?”

    s大也是个本科,但是算不上什么特别好一本,按云游年级前几成绩简直是糟蹋分数,别说s大了,努努力大也完全有可能。

    “没办法啊,我妈在这里。”云游无奈地笑了下,“我要照顾她,不能离她太远。”

    “可你马上就要是成年人了,你妈妈也是成年人了,离家远点又没什么。”凌宵行有点异议。

    云游没说什么,笑了下,笑容里丝不易察觉苦楚。

    “你也可以考大啊,燕京市离s城也没有很远吧?”凌宵行说。

    “我预估了一下,我在s大可以拿全额奖学金,还会有本省大学报考特殊补助,大应该就很困难了。”

    “……那你不想走音乐这条路吗?s城音乐学院听说非常不错,”凌宵行声音大了些,“你天赋很好,真很好!你不学音乐会非常可惜,你不是还说想和我一起组乐队吗?”

    “宵行,”云游打断他,有点无奈地道,“我家里什么情况你知道。”

    根本没办法负担他学音乐走艺术。

    好一会,云游听到凌宵行声音顺着夜风送了过来“我是说如果,如果你有了一笔钱,你是不是就愿意学音乐了?你也很喜欢茱莉亚音乐学院吧?你不想和我在一个大学吗?”

    “可是我妈妈在这里。”云游说。

    凌宵行胸口哽着一口气,没办法冲他发泄,只能闷着头骑车,俩人话不投机,一路无话。

    送云游到他家门口后,云游冲凌宵行挥了挥手告别,凌宵行脚还在地上磨蹭着一粒小石子不愿意离开,一脸欲言又止。

    “怎么了?”云游问。

    凌宵行脸都憋红了,才吭哧吭哧道“我……我想和你考同一所大学,想和你一起去茱莉亚。”

    “想和你考同一所大学”,或许是少年人之间力所能及最长远承诺了。

    声音不高,但是说得慎重又珍重,承载了一个少年人青涩情愫和最大勇气。

    云游忽然有点难受,他张口欲言,凌宵行又急忙打断他,道“你不用急着拒绝我,你好好想想,我等你消息,只要你下定决心了,钱什么都不是问题。”

    云游原本话在舌尖绕了一遭又吞了下去,终究还是不忍心拒绝“……好。”

    凌宵行看起来松了口气,“行,那我先走了。”

    他踩上脚蹬要走,云游又叫住他“等等。”

    “什么?”

    凌宵行转回头,云游上前一步,俩人距离骤然拉近,凌宵行呼吸都停了一下。

    云游伸出手,从他头上捻下来了一朵樱花,那朵樱花安静地栖在云游如玉般白皙手指间,樱花花瓣还调皮地蹭了下他鼻尖,云游微笑着把樱花递给他,“这朵樱花很好看。”

    凌宵行一瞬间都不会说话了,好一会,才磕磕巴巴道“你、你比樱花好看。”

    云游一呆“啊?”

    凌宵行这才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把樱花收进口袋里,匆匆忙忙地说了句“再见”就忙不迭踩上车子骑走了,好像后头有什么洪水猛兽魑魅魍魉似。

    云游看着他车子歪歪扭扭还差点摔倒,手拢到嘴边喊道“小心点!”

    夜风里传来凌宵行大声应答“哦!”

    看着他背影拐个弯不见了,云游看得好笑,摇摇头,转身回家。

    转头对上了一张脸,一个女人站在他背后悄无声息地看着他。

    云游差点没叫出来,吓得后退了两步,定睛一看,才道“……妈,你回来了怎么也不说句话?”

    “他是谁?”林芸没回答他问题。

    “我……同学。”

    “我怎么没见过你这个同学?”林芸盯着他直勾勾地说。

    “嗯,别班,你不认识。”云游含糊地说。

    “你们刚刚去哪了?”

    “到处瞎转悠转悠。”云游已隐隐有些不耐。

    “你跟他关系很好?”

    “还好吧。”云游耐心逐渐告罄,“妈有事能不能回家再说?”

    “他喜欢你,是吧?”林芸冷不丁道,句式是疑问句,语气却是不容置疑肯定句,“你也喜欢他。”

    云游没想到她突然把话扯到这上面,愣了下才道“……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别想骗我,我什么都看得出来。”林芸冷声道。

    旁边路过一个邻居,和云游林芸打了个招呼,云游敷衍回应了他,压低声音对林芸道“妈,回家再说不行吗?”

    “不回!”林芸声音陡然高了八度,尖声道,“我不回家!你是不是要跟你爸一样不要我了?你是不是像他一样在外头找个狐狸精再也不回来了!??”

    邻居惊讶地看了她一眼,随即匆匆走了。

    “妈,你冷静一下,”云游把她往门里推,“我跟他什么关系都没有。”

    “你少骗我了,你爸当初也是这么说!结果呢?他就是个骗子!他是,你也是!你们都在骗我,你们都嫌弃我!!”林芸甩开了他手,用力地揪住自己头发,整个人都陷入了混乱和癫狂。

    云游这才想起来,林芸吃完饭后似乎没有吃药。

    他顿时头痛起来“妈,我们先回去吃药好不好?”

    “我不吃、我不吃,我很正常!你们才是精神病!”林芸捂住耳朵,尖声道。

    云游有点难堪地咬了咬嘴唇,正当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时,手忽然被林芸握住了。

    林芸披头散发地望着他,脸上不知何时已布满了斑驳泪痕,哀声道“游游、游游,你不能再离开妈妈了,妈妈只有你了,要是你也不要妈妈了,妈妈就只能去死了。”

    “妈你胡说什么,我当然不会离开你,”云游急忙道。

    “你发誓,你发誓你只考s大,一辈子不离开s城,我才、我才信你。”

    听到这句话,云游却沉默了下来。

    他讨厌s城,就和讨厌那种一眼就能望到头生活一样。

    如果可以,他还想重回茱莉亚……和凌宵行一起。

    林芸却慌了,声音尖利得像指甲刮擦过黑板:“你犹豫了,你果然犹豫了,你就是想扔下我对不对!!”

    “没有,我没有想扔下你!”

    “你发誓!!”

    云游表情有些扭曲和痛苦,最终,还是像以往许多次林芸发病时那样,他举起手,闭上眼睛发誓道“我一定考s大,这辈子都呆在s城不离开。”

    林芸终于松了一口气,对云游虚弱地笑了下,用力抱了抱他,道“游游,妈妈也是没办法,妈妈只有你了,s大也很好啊,很难考呢!你就好好呆在妈妈身边,毕了业考个公务员,然后娶个咱们县城姑娘结婚生子,妈妈给你带孙子……”

    林芸兴奋地掰着手指给他一一展望未来,一口气说下来却没有得到应和,她纳闷地看了过去,发现云游正直愣愣地看着前方。

    “……游游,怎么了?”林芸好奇地问,顺着他目光看了过去。

    那个骑单车少年去而复返,他站在樱花树下,呆呆地望着云游和林芸。

    “我……回来拿琴谱。”好一会,凌宵行才说话,声音艰涩颤抖,握着车把手骨节泛白。,,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