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书楼 > 都市小说 > 我变成人之后 > 章节目录 chapter 42
    沈岩是一个人住, 他虽然年纪不小了,已过而立,但是却一直未婚, 最喜欢的事情是赚钱。按照他的说法, 不能将赚钱的时间浪费在女人孩子身上,所以索性不结婚了。在圈子里人看来,特立独行得很。

    顾昀带着顾青瑾上楼去,按了半天的门铃,里边才有人慢吞吞的过来开门。咔嚓的一声, 门背后露出一张苍白的脸, 那脸上挂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 十分的显眼。

    “啊, 是你啊,顾昀……”沈岩看见是他,死气沉沉的叫了一声。

    顾昀注意到, 他的背脊比起昨天看见的,还要往下弯了一些,而他自己好像还没察觉到这一点。

    沈岩注意到顾青瑾, 咦了一声, 对顾昀道“你带着青瑾过来了?”

    顾青瑾看向他,目光落在了他的后背上,正好跟一双漆黑的眼珠子对上。只见在沈岩的背上, 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伸手抱住他的脖子,整个人都挂在他的身上。

    若是沈岩挺直着身体,小孩的双手就会勒住他的脖子, 因此他不自觉的往下弯着腰,这孩子便大半个身子都趴在了他的身上。

    漆黑的眼睛里没有任何属于人类的情绪, 只剩下凶狠的戾气,见顾青瑾看过来,对方威胁性的朝着她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来。

    顾青瑾“……”

    她也朝着对方露出一个笑容来,同时身上气息外露,那凶狠的东西脸上表情一僵,立刻就缩了回去,看上去十分的乖巧。

    与之相对的,刚才还觉得浑身都不舒服的沈岩,却突然觉得整个人都舒服了许多,就连呼吸好像也轻松了一些。

    不过他忍不住看了顾青瑾一眼,又扭头看了看自己的背后,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是刚才顾青瑾看着他的目光,总觉得好像他后背有什么东西一样。

    顾昀问他“你就打算让我们就站在外边?”

    沈岩回过神来,急忙把门打开,道“请进……”

    他带着他们往客厅走,一边走一边抓着头发道“我这不是精神不大好吗,最近睡也睡不好,吃也吃不香,就连坐着,都觉得不舒服……搞得我现在干啥事都集中不了精神。你们坐,我去给你们倒水。”

    随着他走动,他身后的那个小孩稳稳当当的挂在他身上,等他转过身,顾青瑾才看见那小孩的双腿有些不自然的垂下,从膝盖处是扭曲的,看样子腿是坏的。

    “……怎么样,看出什么来了吗?”顾昀低声问她。

    顾青瑾没有隐瞒,直接道“他的背上挂着一个小孩。”

    !

    顾昀立刻瞪大了眼睛。

    沈岩端着两杯水回来,就看见顾昀神色古怪的看着自己,他当即就忍不住往自己身上瞅了瞅,问道“你怎么这么看着我?”

    顾昀叹了口气,道“你先坐,我们说说你身上的情况。”

    沈岩“……”

    他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然后背脊不自觉的往前弯了弯,因为这个姿势会让他觉得呼吸畅通一些。

    吐出一口气来,他放松了身体,忍不住抱怨道“这都什么事啊,我最近真的是太倒霉了,几只股票跌停了不说,现在还整个人都不舒服……你不知道,我现在睡觉都得趴着睡,不然老不舒服了……医院也查不出所以然来,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你当然得趴着睡,不然你躺着睡,不是把那小孩压底下去了吗?人……鬼能让你这么做?

    顾昀叹了口气,简直不知道该从哪里吐槽起,他道“你,有没有想过,你身上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你的背上挂着什么东西……”

    沈岩“……”

    他扯了扯唇,哈哈干笑了两声,道“顾昀,你可真会开玩笑。”

    “我可没开玩笑。”顾昀的表情却很严肃,他道“沈岩,我是认真的,你的背上真的趴着一个东西,更准确来说,是趴着一个小孩。”

    沈岩坚决不信这个可能,他觉得那天他只是自己吓自己,这世界上哪有什么鬼啊神的,所以他仍是笑道“你是听那天那个医生那么说,现在就这样吓我。呵呵,我胆子可大了,才不会被你吓到的。”

    顾昀“……”

    他转头看向顾青瑾,苦笑道“他不信,这怎么办?”

    顾青瑾想了一下,问“家里有镜子吗?大点的比较好,大点的看得清楚点。”

    顾昀立刻问沈岩“你家里有大镜子吗?”

    沈岩好奇的看着这父女两个,有些奇怪的道“你们父女两个怎么感觉怪怪的啊?”

    看起来,为什么会那么生疏?甚至顾昀对自己女儿的态度,还有些小心翼翼?

    沈岩想不明白,站起身去给他们拿镜子了,他道“我家里还真没什么镜子,我看看浴室啊……”

    他一个大男人,家里自然被摆放什么镜子,最后还是浴室那里墙上挂了一个,被他拿了下来,也不大,不过也有他脸盘子那么大。

    “你拿镜子做什么?”他问顾青瑾。

    顾青瑾没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接过镜子摆弄了一下,然后又递回给他,道“你自己照照看吧。”

    奇奇怪怪的……

    沈岩心里嘀咕着,拿过镜子对着自己照了一下,镜子里立刻映出一张有些苍白的脸来。

    沈岩大惊,摸着脸道“嘶,我有这么憔悴吗?”

    然后镜子一晃,照到他的右边肩膀那里,里边顿时出现了一个灰色的影子,一双漆黑无神的眼睛在镜子里和他的目光对上。

    “……”

    哒!

    他立刻将镜子扣在茶几上,脸上的表情一片空白。

    顾昀看他这个反应,忙问道“你看见了什么?”

    沈岩看向他,勉强的扯了扯唇,道“我,我没看清楚,我再看一眼……”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半天他都没有将镜子拿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又照了照。然后,这次他终于看清楚了自己身后的东西。

    一个小男孩,双手抱着他的脖子,就这么挂在他的身上。

    沈岩“……这是什么?”

    他哆嗦着唇,扭头朝自己背后看去,但是他的背后却是空空如已,什么都没有。但是再看镜子里,那个小男孩仍然是存在着,他就这么呆呆的挂在他的身上。

    顾青瑾回答他的问题,道“这是鬼。”

    沈岩啊的短促的叫了一声,他飞快的将镜子抛开,就像是被烫到了一样,看着镜子的目光也像是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这东西,这东西为什么会在我的身上?”他有些崩溃的问。

    任谁突然知道自己背上趴着一只鬼,都不能保持冷静的,而沈岩只是个普通人而已,没被吓晕过去已经是他意志力坚强了。

    顾昀道“你冷静一点……”

    沈岩抱着脑袋大声道“你让我怎么冷静?这是鬼啊……”

    他发泄着情绪,好半天才粗喘着气,似乎冷静下来了。

    “冷静下来了吗?”顾昀问他。

    沈岩苦笑,他伸手盖住自己的脸,道“这都什么事啊……”

    他本来想往后躺的,可是想到自己后背上趴着一只鬼,身体顿时僵硬了一下,最后还是保持着身子前倾,背脊弯曲的姿势。

    他看向顾昀,然后目光落在了顾青瑾身上,眼里带着几分期冀,道“青瑾,你一眼就看出来我背后有东西,那你知不知道,该怎么把他解决掉啊?”

    顾青瑾走到他丢开的镜子那里,弯腰把镜子捡了起来,然后拿着镜子放在了他的面前,里边立刻照出来了他的一张脸,以及他后背那个目光渗人,浑身冒着黑气的小男孩。

    沈岩下意识的往后躲了躲,完全不愿意去看自己身后的那东西。

    顾青瑾道“这只鬼既然会缠上你,那就肯定是有原因的,也许你不小心踩到了他的骨灰,也许……你认识他……或者,见过他。”

    沈岩对这鬼避之不及,更别说看他了,他别开头道“这小家伙看上去面黄肌瘦的,我怎么可能认识他嘛?”

    顾青瑾道“你们两之间有因果,因果线虽然很浅,但是这代表了,你们两一定是有关系的。你仔细看看他,你确定不认识他妈?”

    因果线……

    沈岩小心翼翼的转过头去,在镜子里,他一眼就看见了自己背上的那个小家伙。对方干瘦的双手绕过他的脖子,整个人……鬼都挂在他的身上,而他的脑袋则是放在沈岩的肩膀上,所以沈岩一眼就能看清楚他的样子。

    的确是面黄肌瘦,蓬头垢面的……也只有一双眼睛看上去有些可取之处,很大,如果是亮着的话,那应该很引人注目,只是现在这双眼里也失去了光彩,只剩下一片空茫。

    沈岩的表情突然变了,他伸出手拿住镜子,有些不可置信的喃喃道“这个孩子,我好像见过……”

    顿时,顾青瑾和顾昀都正了正脸上的表情。

    顾青瑾转过身在沙发上坐下,问他“你在哪里见过他的?”

    沈岩迟疑道“……好像是在三环……是爱琴海那边!”

    他双眼一亮,终于想起来自己是在哪里看过这个孩子了。这个孩子给他留下的印象有些深刻,因此此时他回忆起来,很容易就想起来了。

    “……爱琴海那边?”

    “对,因为这孩子的腿是断的,所以我印象很深刻。”

    当时他刚从爱琴海出来,一出来的时候,这孩子就伸手抱住他了,声音嘶哑的对他喊道“求您救救我!救救我!”

    他的腿是断的,两条腿有着不正常的弧度,靠着身底下的一个滑板活动,整个人消瘦得很。等他抬起头来的时候,那双眼睛看起来很大很亮,

    现在回想起来,沈岩对他的印象除了那双不正常扭曲着的脚,便是那双又大又亮的眼睛了,那眼里像是有光一样。

    只是当时那孩子抱住他没多久,就有两个男人冲过来,把孩子给扯开了。

    其中一人对他鞠躬哈腰的道“这位先生,实在是对不起,我家这小子不懂事……自从他的腿出车祸断了之后,他的脑子就有些不正常了。”

    小孩被另一个人抱着,一双眼有些发红,死死的看着沈岩这边。

    当时沈岩买的两只股票猛跌,这让他的情绪有些不好,不过当时他觉得有些不对,还是开口问了一句“你们和这孩子是什么关系?”

    “我是他舅舅。”和他说话的男人说道。

    他抬起头来,整个人看上去有些流里流气的,但是那张脸,沈岩看了,的确和那男孩有几分相,因此他点了点头,就没再多问什么,直接就离开了。

    他伸手抓着头,有些烦躁的道“后来我觉得不大对劲,所以我打电话报了警……可是警察说没问题,那两人的确是舅甥。”

    顾昀忍不住问“你遇见那孩子,是什么时候?”

    沈岩有些艰难的道“是……一个月前。”

    一个月前……

    一个月前这孩子还是好好的活着的,而一个月后,也就是现在,他却变成了鬼,趴在了沈岩的后背上。

    这代表的,是一个鲜活的小生命的离开……

    顾青瑾看向那只鬼,很多时候,死去的人变成鬼是没有意识的,他们很多的行为,都是靠着自己的执念,自己的怨恨而驱使着。

    而这孩子为什么会死,又是怎么死的?在他死后,他的魂魄又为什么缠着沈岩?

    这些事情,怕是只有这孩子自己知道,但是,此时顾昀和沈岩心中已经有了一些不好的猜测,因此沈岩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懊恼来。

    “……不管怎么样,现在先解决你的问题吧。不管这孩子生前怎么样,现在总不能让他一直趴在你身上吧?”顾昀冷静的道。

    沈岩也面色沉重的点头,他看向顾青瑾,期冀问道“青瑾,你有办法吗?”

    顾青瑾点头,犹豫了一下,她伸出手去,触碰到了这个孩子。

    ……

    天上的太阳有点大,顾青瑾看向前方,在前边太阳晒不到有些阴暗的地方,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趴在一个滑板上,而他身后的一双腿,膝盖处弧度扭曲,像是直接被人给扭开了一样,展现出来一种不正常的弧度。

    很显然的,他的一双腿是不能用的,而他往前走,得靠着身下的滑板,用一双手推着滑板走,这是一个十分难受的姿势。

    此时,他正抬起头看着前方,前方是一个巨大的建筑,顶上则是写着“爱琴海”三个字,底下的入口那里,不断的有人进出,皆是光鲜亮丽。

    不一会儿,顾青瑾便看见一个熟悉的人从里边走出来,那人正是沈岩。

    沈岩一边走一边打电话,脸上的表情有些烦躁郁闷,似乎是电话那头的人告诉了他一个很不好的消息。

    而顾青瑾注意到,在他出来的时候,那个小男孩的双眼顿时一亮,用手推着滑板来到了他的面前,然后伸手一把抱住了沈岩的双腿。

    “……先生,求您救救我!”他低声喊道,面色乞求而焦急。

    此时在不远处的阴凉处,两个高大的人影看着小男孩的动作,立刻就站了起来,大步的朝着他们这里走来。

    沈岩一脸懵逼的看着脚下的小孩,迟疑问道“你……”

    小男孩哀求道“先生,求您救救我,您能带我离开这里吗?”

    沈岩刚想说什么,旁边伸出一只手来,直接就把小男孩给扯了开去,高大的男人直接就把人抱在了怀里,低头目光沉沉的看着他。

    小孩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人,他的身体在瑟瑟发抖,但是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或者说是,不敢说,似乎是被吓到了噤声。

    另一个男人则是来到了沈岩面前,满脸歉色的道“……这位先生,实在是对不起,我家这小子不懂事……自从他的腿出车祸断了之后,他的脑子就有些不正常了,希望你不要和他计较。”

    沈岩皱眉,他目光奇怪的看了看眼前这两个男人,似乎有些怀疑,因此他问“你们和这孩子是什么关系?”

    和他搭话的男人吊儿郎当的笑了一下,道“我是他舅舅……你看,我和他是不是很像?都说外甥像舅,他就是像了我。”

    这一大一小站在一起,的确很像。

    沈岩去看那孩子,想要看那孩子怎么说,只是小孩缩在另外那人的怀里,只是瞪着眼睛看着他这边,却是一句话也没说。

    “……小孩腿脚不方便,你们怎么能放他一个人在外边呢?以后别这样了,要是孩子出事了怎么办?”

    沈岩开口道,说完之后,他又看了那小孩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他没看见,在他转身离开的时候,小男孩眼中突然暗淡灰败下来的眼神,里边再没有了一点期待,只剩下一片死寂与绝望。

    顾青瑾转过身去,眼前的一切变换,她此时身处在一个狭窄的客厅里。而客厅左手边的屋子房门微微打开着,从里边传来了人的咒骂声与某种打击的声音,而在这些巨响之中,又夹杂着某种微弱的声音,那更像是一种呻、吟。

    思考了一下,顾青瑾走向了那间屋子,伸出爪子,轻而易举的将门给推开了。

    门一推开,一股浓郁的血腥气便涌了出来。

    这是一间十分狭窄的屋子,里边没有窗户,有种逼仄闷人的感觉。屋里有两个男人,一个男人站在门口那里抽着烟,屋里一片呛人的烟雾。

    而另一个人,他手里高高的举起一根铁棍,然后狠狠的朝着地面砸下。

    “……让你不听话!让你不听话!再去求救啊,再去求救啊?你叫一声,你看看还有没有人来救你?我看是你的骨头硬,还是我的棍子硬!”

    他大声的喊着,一张脸上溅着血,看上去无比的狰狞。

    屋子的地面上溅满了血,一道小小的身影躺在地上,躺在鲜血之中,他正对着顾青瑾这边,满脸是血,一双大眼睛早就已经失去了光亮,但是仍是呆呆的看着这边。

    随着铁棍的落下,他的身体也在颤动着,但是嘴里却没有了声音。屋里一时间除了那个拿着铁棍的男人的咒骂声之外,再没有了其他的声音。

    脑门上的血滑过他的眼睛,最后从眼尾滑下来,看上去就像是眼泪一样。

    “……行了,你别打了,真的想把人给打死吗?”抽烟的男人将烟头扔在地上,用脚碾了碾,走过去去看小男孩的伤势。

    “死了正好,免得他一天尽想着给我们惹事……”

    顾青瑾眨了眨眼,不打算再看下去,她张开嘴,将这空间里的怨念悲痛都给吃了下去。

    没了怨念与悲痛,这个孩子,大概也能得到平静了。